H市,盛夏七月天,烈日似火,大地像蒸笼一样,热的使人喘不过气来。 推开公司大门,迎面的风似热浪扑来,凌菲觉得额头瞬间冒汗,皱着眉头还是走了出去。 “菲菲,外面那么热,你出来干嘛?” 迎面走来了一个手里提着一份外卖的娇小女孩,她笑吟吟的朝凌菲招手。 “我到对面星巴克见个人。”凌菲手指向对街的咖啡馆,注视着对方手上的食物“你又点外卖?” 女孩晃了晃手里的外卖笑道,“人家想吃麻辣烫嘛!” “悦月,从大学认识你开始,你就喜欢这玩意儿,隔三差五就要吃,这么多年咋还没吃厌呢?”凌菲算是服她了,这些年独宠一种食物,即便是大夏天也要吃。 眼前的女孩名叫丁悦月,是凌菲的大学室友,两人毕业后一起到C&Y食品集团旗下子公司面试,没想到都通过了,由于专业不同凌菲在销售部,而丁悦月在采购部。 大学的那份友情连续至今。 丁悦月咧嘴一笑,“我就好这口。” “那你回去慢慢吃,我不和你多说了,不能让人家等我。”凌菲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十二点多了,“我先走了,等下回来给你带冰咖啡。”说完,便快步走向对街。 来到对街,站在星巴克门口,凌菲对着玻璃门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推开门而入,迎面的冷气让她身心很是舒坦,炎热浮躁的情绪也得到缓解。踏着优雅的步伐,她开始寻找和自己相亲的那位男士。 是的,她是来相亲的,因为实在承受不了老妈的电话轰炸,一个上午竟然给她了三十多个,为了下午能安心工作,她答应用午休时间和对方见上一面。 目光快速巡视了一圈,在一个角落嘎达里找到了老妈给她发的照片上的人。 “你好,我是凌菲。”走到男人面前,凌菲有礼貌的打招呼。 男人漫不经心的抬头打量了凌菲一会,才放下手机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 待凌菲坐下后,男人就开口了,“既然来相亲了,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话我就直接说了,你的妆容太妖艳了,我妈肯定不喜欢。” 我这是职业妆,凌菲一脸懵逼,刚想反驳又被男人打断了。 “裙子太短,衬衫太薄,我妈说女孩子要保守。”男人继续对凌菲品头论足,“我希望我们结婚后这些现象都不要出现。” 凌菲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的问道,“你妈还说啥呢?” “你多高?我妈说,太矮不行,影响下一代。” “……” 凌菲依旧保持微笑,优雅的站起来在原地转了一个圈,姑奶奶我170的身高闪瞎你丫的狗眼。 “你应该没有去整容吧?我妈说现在长的漂亮的女孩子都是去韩国整容的。” 凌菲走向男人,弯下腰把自己的面孔靠向对方,“要摸摸看嘛?” 男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凌菲会做这样的举动,目瞪口呆的盯着离自己近距离的精致脸蛋儿。 “你妈还有什么要求?” 回到座位上,凌菲端起服务生刚送来的咖啡呡了一口,停留在舌尖的香味让她心情很愉悦,于是她不打算结束这场奇葩的相亲,因为很想知道对方还有多少沙雕要求。 “我妈说,我们结婚后,你必须辞掉工作,在家相夫教子,伺候公婆。”收好了刚才的失态,男人又开始长篇大论了,“我们家三代单传必须要有男孩,要是没有生到儿子,就要一直生。” 憋笑实在太难受了,凌菲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还有嘛?” “我妈暂时就说了这些。”男人摇头。 “那……到我说喽!”凌菲放下咖啡杯给了对方一个甜甜的笑容,“彩礼一千万,车子要宾利慕尚,H市中心一套两千万的别墅,还有……” “你疯了?”男人怒不可遏打断了凌菲的话语。 “你没疯,前面那一大堆怎么开的了口?”凌菲轻蔑瞅着对方,瞋目扼腕的说道,“一个大男人,开口闭口‘我妈说’,你不觉得羞耻嘛?到底是你和我相亲还是你妈和我相亲呢?” “我这是孝顺,百善孝为先懂不懂?”男人气愤填膺的低吼,“你一个奔三的老女人,我答应娶你,你就应该烧高香了。” “那我谢谢您嘞!”凌菲被气笑了,“行了,知道你妈不容易,养了你这么一个废物儿子,赶紧回去好好孝顺她老人家吧。天太热了,记得把暖气打开,免得她着凉了。” “你!!!”男人被气得面红耳赤。 “拜拜了您嘞!” 说完,凌菲站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只留男人一人在原地恼羞成怒。 待两个相亲主人公都离开星巴克后,嘎达角落的另一半,一位目睹全过程的的小伙子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来,太狗血了,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的沙雕妈宝男。 那酷妹怼的真爽,他都忍不住要给她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