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初,延川 12平米的心理咨询室里,摆放着两张舒适的米白色软沙发和一张圆形茶几,几上放着盆小型的仙人掌以及一盒色调粉嫩的抽纸盒;那套简单的音响设备正放着首轻柔的小提琴曲,悠扬的旋律仿佛精灵在起舞,舒心治愈。 “最近如何,很久没见到你了,看上去精神不错。” 对于钟医生的话,温念只一笑。 距离上次复诊,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说实话,她不太喜欢这个地方,若不是温禾这次强拉着她来,她大概依旧会打马虎眼过去。 毕竟五年了,温念快麻木了。 “近期的作息规律如何?”钟医生循例问道。 温念默默低头写出回答:[还好。] “药还有吃吗?” 温念:[没有。] 温禾见此,眉头不禁一蹙,抬眸面色忧虑地看了她一眼,却没说话。 钟潇笑了笑:“最近状态虽然很好,但药还是要继续服用。”她拿出纸笔,“我们来做个简单的测试。” …… “叮”一声电梯抵达一楼,没等电梯门全开,温念就抬脚迈了出去,那一副焦虑的样子像是急着摆脱这里带给她的压迫感。 温禾走在她身后,清秀的面容上挂着丝惆怅,钟医生刚刚的话还在耳边打着转—— “念念最近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画出来的画多了些色彩,也变的爱笑了……” “只是关于开口说话,你们还是不能勉强她,在我看来,她大概不是不能说话,而是她的潜意识里不想再开口说话了……” “不过你们也不需要太过担心,毕竟那件事给她造成的打击太大,一时半会想要完全恢复,是不太可能的。” “尽量放手让她多走走,让她自己去看这个世界。” …… 马路上车来去往,温禾看着眼前娇小又瘦弱的女孩,堆了满眼的心疼。 温念抬手看了眼腕表,见时候尚早,转身冲着温禾比了句手语:{姐姐,我想自己去逛逛,可以吗?} 闻言,温禾脑子里下意识就想拒绝,可一想到医生刚刚的话,她微一笑,从包里掏了张卡出来递过去,说:“去吧,去买两件喜欢的衣服。” 温念笑了笑,没有伸手去接,摇摇头,又比道:{不用的姐姐,我只是逛一逛} 温禾不容拒绝,直接将卡塞进了她的小包里,又问:“要姐姐陪你去吗?” 温念摆手:{我自己去就好了} 温禾不多勉强:“好,那你逛累了给我发短信,我来接你。” 她点点头,应允下来。 * 明明已是冬末,延川城里的空气却像是夹了层碎冰,哪怕浑身裹的紧实,也还是冻的人发颤。 从图书馆出来,温念去了趟恒隆广场,给即将过生日的温禾,添置了一份礼物。 饭点将至,各家饭馆餐厅门前多了不少排队候座的人群。 温念绕着店家百无聊赖的走着,眼梢一偏,无意间就透过一扇玻璃面墙瞧见餐厅里某个熟悉的人。 她记得,那是上次在图书馆出面替她制止住小偷的姐姐! 面上一喜,温念下意识抬头看了眼这家餐厅的名称和大门入口,正想迈步过去时,余光却毫无预兆的扫到了那位姐姐对面坐着的男人。 那一霎,温念心头一窒,没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