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正式开始,傅澈朝身旁的杨树和赵凤说道:“大树,大凤,先带他们热热身,然后再自由打球。” 赵凤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队长,请叫我小凤。” 傅澈无所谓地点点头,“好,下次注意。” 一旁的杨树意有所指地笑笑,“你确实是小,哈哈。” 赵凤嘴角轻轻勾起,盯着他的某个部位道:“哼,浪得虚名,就你还大,我呸。”说完赵凤头也不回地朝女生们走去。 身后的杨树受到羞辱,生气地吼道:“赵小凤你再说一遍,你见过吗哈你就说我小?” 话落,周围瞬间响起一片意味深长的笑声。 赵凤停了下,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说服着自己不要和这个傻叉计较。 热身完毕后是自由打球时间,点点毫不犹豫地抛下沈遇直奔李朝阳而去。 沈遇无力地叹了口气,只可怜自己得不到点点的垂爱。 “喂,跟踪狂,”莫追追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敢再和我打一局吗?” 上一次比赛沈遇就是输给了她,莫追追看着人挺小个的,但打球力气却很大,技巧也挺全面的,是进攻型球手。 沈遇转身淡淡地看着她:“你叫谁?” 莫追追挑衅道:“叫你啊。” “叫我什么?” “跟踪狂。” 沈遇也不恼,只纠正道:“我叫沈遇。” 莫追追不屑地笑了下,“你参加校队也是为了队长吧,都跟到这里来了,还否认什么,呵,真是恶心。” 沈遇是真的有些无语了,“是事实我会承认,但这无稽之谈,我没有理由承认。” 莫北彦走了过来,低头问莫追追,“追追,打球吗?” 沈遇刚想转身离开,就又听莫追追说:“我想和她打。” 莫追追继续挑衅道:“怎么?不敢吗?” 沈遇淡淡地笑,“嗯,我不敢。”说完不再理她,转身离开,余下莫追追甚是无语地瞪着她的背影。 莫北彦低头看着自己的妹妹,“追追,和她有什么过节吗?” 莫追追气呼呼地,“没有,就是不喜欢她。” “为什么不喜欢?” 莫追追转身委屈地看着莫北彦,“她腿比我长,脸比我好看!” 莫北彦闻言愣了下,而后无奈地笑笑,“也有很多人喜欢你这样,小小的,很可爱。” 莫追追又继续抱怨道:“听说队长还借过拍子给她。” 莫北彦的笑容渐渐凝滞,“是因为这个吧,你不喜欢那个女生。” 另一边,坐在球场外围的杨树从几人身上收回视线,拿手肘撞了撞身旁坐着的傅澈,“我们队的小女生可真不能惹,才第一天就有火药味了,”杨树又看了看走向一边的沈遇,赞道:“沈学妹脾气真好。” 傅澈瞥了沈遇一眼,不置一词。 沈遇走到角落,下意识地往那个方向看去,刚好就看到他收回视线的样子,她轻抿了下唇,他会不会认为她是个惹是生非的人。 正在愣神间就有一个男生走了过来,依旧是招呼道:“打球吗?” 沈遇打量了下眼前的男生,努力回想着刚才记住的名字,“是……叫秦川吗?” 男生没想到沈遇记住了自己的名字,稍微惊讶了下,而后笑道:“是,秦始皇的秦,一马平川的川。” 沈遇也笑笑:“我叫沈遇。” 秦川笑回:“我知道,”而后举了举拍,“打球吗?” 沈遇回身拿起拍子,“好。” 半小时后,自由打球时间结束,杨树将大家召集过去,说:“大家球打得都还不错的,但有些基础的问题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大家都知道怎么握拍吗?我说一下握拍,手腕请放松,用握手的姿势去握拍,打球时虎口疼是因为食指和拇指关节没有牢牢抠住拍柄,并且你给虎口留的空隙太大。怎么判定是不是抠紧了?用另外一只手抓住拍头看能不能轻易地把拍子从持拍手中抽出来,如果抽不出来,恭喜你基本上对了,好了,大家都按我说的握一握拍,我们检查一下。” 沈遇之前在高中时学过一点,她伸出手想要去和点点握一下,没想到点点却兴奋地举着个手去找李朝阳了。 沈遇叹了口气,暗道自己交友不慎,刚想收回自己的手,没想到她的手突然就被一只大手给握住了。 她诧异地抬头,看到大手的主人是傅澈时,沈遇着实愣住了,只傻傻地盯着他,手指都不敢动一下。 傅澈淡淡提醒道:“握住我的手。” 沈遇抿着唇,稍稍用力握住,热热的,有点烫人。还没握上几秒,傅澈的手突然抽走,沈遇的手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 傅澈又命令道:“按刚才教的,握拍。” 沈遇保持着刚才握手的姿势握住了自己的拍子,而后抬头看向傅澈,眼神带着询问。 傅澈低下头纠正了下她食指的位置,声音平平,“就这样,记住。” “嗯,”沈遇食指痒痒的,忍不住蹭了蹭拍柄。 一旁,莫追追生气地甩开莫北彦的手,几步走到傅澈前面,将自己纤细白嫩的小手递到他的跟前,语气娇俏,“队长,你能教教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