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遇一回到宿舍就被陈语嫌弃得体无完肤。 “你说说你好好的一个小美人儿,怎么偏偏就选了个整天和一帮大老爷们一起流汗的社团呢?你自个闻闻你身上的那股臭味,啧,熏死个人了,体育馆的男生就算是看着你的脸因着你身上的味道也不敢靠近你吧,哎呦,我的姑奶奶,你快点收拾收拾东西去洗澡吧。” 沈遇甚是无辜地看着陈语,问道:“真的有那么臭吗?” 陈语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真的,有,不信你问问如许。” 沈遇将头转向孟如许,孟如许沉吟着说道:“是有点味道。” 沈遇仰头看看天花板,那刚才傅澈是不是也闻到她的汗臭味了?但不对呀,傅澈流的汗更多,他应该比她更臭,可是她刚才怎么也没闻到他的味道?一定是陈语她们太敏感了。 “快点洗干净,沈遇!”陈语又吼道。 沈遇二话不说,拿起洗漱用品就匆匆走去了浴室。 当她擦着头发出来时,就看到点点一脸沮丧地走了进来。沈遇拖过椅子坐到点点身边,关切地问:“点点,你怎么了?不是去喝*奶茶了吗?” 点点了无生气地答,“奶茶店的老板娘很漂亮,很知性,很优雅。” 沈遇不懂,“那又怎样?” 点点看着沈遇委屈地说道:“李朝阳喜欢她。” 陈语突然捏着鼻子从床上探出头来,“奶茶店的老板娘叫张雯,喜欢咱们沈老师。” “我哥?”沈遇倒是不知道这些东西。 点点瞬间又充满了生机,“那是不是说我还有机会?”她跑到陈语床边,兴奋地想要拥抱她,“我爱你,陈语。” 陈语伸出腿用脚尖抵住她,“滚,去洗澡。” 点点摸摸她的玉足,回来又跟沈遇说:“沈遇,你得帮我,只要你哥和奶茶店的老板娘在一起了,李朝阳就该死心了,我就能张开怀抱拥抱他了,我告诉你,奶茶店的老板娘真的挺好的,跟沈老师可般配了……” 李朝阳送点点回到宿舍后就又蹿到了傅澈的宿舍,此时的傅澈已经洗完澡正坐在电脑前查着资料准备写论文。 李朝阳贱贱地凑到他跟前,挑着眉问:“第一次送女生回宿舍感觉怎么样?” 傅澈嫌弃地推开他的瓜子脸,饶有趣味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和她能发生点什么?” 李朝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想看你这个死傲娇会怎么谈恋爱。” “什么?”宿舍的其余两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钱一宇凑上去问:“阿澈你送女生回宿舍了?你还要谈恋爱了?” 江河也走过来好奇地追问:“谁啊?送谁回宿舍了?和谁谈恋爱?” 李朝阳微笑着双手环胸,等着看傅澈会怎么回答。 傅澈扫了眼两位舍友,不做解释也不做回答,只问道:“论文写完了吗?” 李朝阳做作地推了一把傅澈的肩,娇声道:“别这样,人家两位学长好不容易八卦一回,你就不能满足他们的好奇心吗?欧巴。” 傅澈眼神充满杀气,寒气极重地吐出一个字,“滚。” “好嘞!”李朝阳爽快地滚到门口,然后转身朝钱一宇和江河说:“二位哥哥要是实在好奇,可以来问我,这个消息我只卖二百。” 钱一宇和江河不约而同道:“滚。” 待李朝阳走后,傅澈突然想起个事来,他回头问江河,“江河,表白墙是谁在管理?” 江河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他当然是知道的,“是新闻部的在管,怎么了?” “叫他们以后不要再发有关于我的东西。” 江河笑道:“那会引起我们学校很多女生的不满吧。” 毕竟傅澈算是表白墙的常驻嘉宾,表白墙上几乎有一半的消息都是女生们对傅澈的表白和相关信息,就连身为校草的钱一宇都不及他抢手。 几乎每天都会有些:我喜欢傅澈;我今天在哪里看到傅澈了,开心;傅澈居然和我上同一门课;傅澈今天穿了什么什么,好帅啊…… 傅澈在转椅上转了半圈,幽幽地看着江河,“所以你是想引起我的不满?” 江河“呵呵”笑了两声,“怎么会?我明天就去跟他们说一下,保证不再发有关于你的消息了。” 第二天早上上完英语课,沈遇又留在了最后,教室里又只剩下沈遇和沈昔年两个人。 沈遇笑嘻嘻地看着沈昔年说:“我们老是这样,好像偷*情啊。” 沈昔年刮了沈遇一眼,沉声问道:“星期五那天发生什么事了?” 沈遇心虚地看着沈昔年,“班主任都和你说了?我不告诉你是怕你担心嘛,嘿嘿……” “小遇,”沈昔年声音又沉了下,“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必须要告诉我,知不知道?你不告诉我我才会更担心。” 沈遇看出来沈昔年是真的生气了,她马上哈巴狗般地点点头,“我知道错了,哥,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保证什么都告诉你。” 沈昔年叹了口气,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今晚去我那吃饭,我做些你爱吃的。” 沈遇犹豫着问:“就我们两个吗?” 沈昔年反问:“不然呢?” 沈遇摇摇头,“没。” 最后,沈昔年又吩咐道:“下午下课了我来接你,在宿舍楼下等我就行。” 沈遇来到东区食堂旁边的奶茶店时,看到点点和如许已经就位了,沈遇坐到如许对面,疑惑地问:“如许你怎么也在?” 点点昨晚说要带她过来考察考察奶茶店老板娘,她答应了,没想到孟如许也在。 孟如许不紧不慢地回答:“我无聊过来看看。” “沈遇,那个李杜学长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在群里艾特你。”点点将手机呈给沈遇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