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点点头,将手机收好,扭头朝柜台看过去,奶茶店的老板娘正好转过身来,点点示意沈遇,“呐,这就是奶茶店的老板娘,张雯,是不是挺漂亮的,挺知书达礼的。” 孟如许突然问:“我和她谁比较漂亮?” 沈遇和点点齐刷刷地看向孟如许,她什么时候也开始在意这些东西了? 点点诚恳地点评道:“好像是你好看些。” 孟如许仔细打量着张雯,而后总结道:“我觉得她和沈老师也不是很配,我先走了。” 直到孟如许离开,沈遇依旧一脸雾水,问点点,“你觉不觉得如许怪怪的?” 点点点点头,“嗯,”而后又问道:“所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沈遇扭头重新看向张雯,她正在熟练而优雅地调着奶茶,“我今晚问问我哥。” 点点郑重地握住沈遇的双肩,“我的终身幸福就掌握在你的手上了,加油,走,我们去喝*奶茶。” 点点拉着沈遇来到柜台,大声喊道:“师母,我要一杯原味奶茶,大杯的,去冰。” 张雯闻声诧异地转过身来,瞧见是点点后莞尔一笑,“嗯?你不是李朝阳的小学妹吗?” 沈遇此刻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点点笑嘻嘻地解释道:“沈昔年是我们的英语老师。” “哦?”张雯有些羞涩地笑了下。 点点手肘轻轻地撞着沈遇,提醒道:“沈遇,快叫嫂子。” 沈遇汗颜,她叫不出口。 看着张雯一脸的诧异,点点好心地介绍道:“哦,这是沈昔年老师的亲妹妹,沈遇。” 张雯这才看向沈遇,认真地打量起来,而后大方地介绍自己,“你好,我叫张雯,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和你哥哥是朋友,你想喝什么?我请你们。” 沈遇连忙罢罢手,“不用了,我喝龙珠奶茶,”感觉不妥后又加了句,“我自己付钱。” 张雯笑笑,“这点你和你哥倒是挺像的。” 沈遇问:“你跟我哥很熟吗?” 张雯一边忙着手上的事情一边回答道:“我来这边两年了,认识他两年了。” 下午,沈遇在宿舍楼下看到沈昔年的车子后就跑了过去,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好,沈昔年在沈遇动手去拉安全带前就探身过去帮她把安全带系好。 沈遇笑嘻嘻地,“我哥真绅士,赞一个。” 沈昔年笑着摸摸她的头,“傻。” “最近很忙吗?”沈昔年边开着车边问。 沈遇看着前方,漫不经心地答道:“还行啊,我进了羽毛球校队了,昨天是第一天训练。” “我还以为你很忙,忙到我只能在上课的时候才能见到你。” 沈遇扭头看向自己的哥哥,确定他真的有点不开心后就笑嘻嘻地解释道:“哎呀,我长大了嘛,当然不能整天都黏着你啦。” 此时车子正驶出校门,沈遇的视线一下子就被离校门不远处的那辆面包车扯走了,她觉得很眼熟,跟那天见到的车子很像。 而此时沈昔年低声说了句,“我倒希望你整天都黏着我。” 来到沈昔年的公寓,沈遇直接大刺刺地躺在了沙发上,这里还是那么干净舒适。 沈昔年笑着看了她一眼,转身走进厨房,“你看一下电视,我去把菜做好。” 沈遇懒懒地问:“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 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沈昔年才将菜一一端了出来。沈遇趴在餐桌上瞧着,口水直流,真的全都是她爱吃的菜。 看着沈遇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沈昔年瞬间就心满意足了。 吃到最后,沈昔年抬头看着沈遇,她是真的长大了,而且长得很漂亮,阳光开朗,和小时候的唯唯诺诺完全不同。 他忍不住问道:“学校有没有男生追求你?” 沈遇正啃着一块大大的排骨,她将瘦肉咬下来,咀嚼着,回答,“没有,才刚开学,哪有这么快。” 沈昔年不太相信她的话,语重心长地说道:“小遇,虽然你上大学了,但是你这个年纪还是要以学业为重,不要太早谈恋爱。” 沈遇略略不满地瞧了沈昔年一眼,敷衍道:“知道啦,这种话你从我上初中开始就一直说,你要再说,我以后都不敢谈恋爱了。” 沈昔年笑笑,得寸进尺地问:“所以你答应我了?上大学不谈恋爱?” 沈遇蹙蹙眉,放下筷子正视着前方阴险狡诈的人,“哥,你诓我?你刚才明明说的是不要太早谈恋爱的,现在怎么就变成不能谈恋爱了?” 沈昔年继续语重心长,“小遇,你能考上大学不容易,以你的智商,我是怕你被骗了。” 沈遇恼羞成怒,“哥!” 沈遇气饱吃饱后,沈昔年主动站起身来收拾餐桌,“你坐着吧,我来收拾。” 沈遇心情瞬间明朗,“有哥哥真好。” 沈昔年将碗筷收好,笑着刮了沈遇一眼,“知道就好好珍惜。” 沈遇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喝着奶茶看着电视,看到沈昔年从厨房里出来后就举起另一杯奶茶问他:“饭后奶茶喝不喝?” 沈昔年皱皱眉,在她身旁坐下,“大晚上的喝什么奶茶。” 沈遇:“我特意买的。” 沈昔年将她手中的奶茶取走,放到桌上,“你知道的,我不喜欢甜的。” 沈遇强调,“这可是在‘张小姐的奶茶店’买的。” 沈昔年有所察觉地审视着沈遇,“你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