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李杜消失后,沈遇才松了口气,她现在才知道原来队长生气起来这么可怕。 傅澈回到位置上刚喝了口水,莫追追就一脸羞涩地过来了,“队长,谢谢你。” 傅澈瞟了她一眼,问:“谢什么?” “谢谢你为了我和李杜撕破脸,还多看两眼都不行,”莫追追垂头更加羞涩地笑了笑,“没想到队长你占*欲这么重,我保证以后不会再让别人多看我一眼。” 一旁的李朝阳已经快要憋不住那股子笑意了。 只见傅澈淡淡道:“抱歉,不是为了你。” “啊?”莫追追不解地抬起头,不是为了她就是为了沈遇呗,她渐渐又恼怒起来。 李朝阳连忙解释道:“不单只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所有的女队员。” 在练习了五十次挥拍后,接下来要训练的就是步法。 “三分手法,七分步法,羽毛球训练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步法,简洁才能不贻误战机,”李朝阳站在众人跟前侃侃而谈,“简单的就是前后交叉步,左右并步,以右手持拍为例,上网最后一步是右脚在前,正手时右脚发力,反手时左脚发力,上网最后一步大胯步,后退时先交叉步后退……” 李朝阳渡步到女队员面前,继续说:女性相对男性而言,力量、爆发力相对较差,在纯新手阶段,男生很容易和女生拉开差距,原因就在于男生的力量使其容易打出到达后场的球,而女生在未掌握正确的移动步法之前,前后移动会比较困难。因此,步法训练是基础中的基础,必须从初期就勤加练习,而且你们的基础参差不齐……” 傅澈将还在说着话的李朝阳一把往后拖,朝杨树和赵凤道:“你们两个先走几遍步法给他们看。” 于是,杨树和赵凤很听话地给众人展示了几遍米字步法、上网步法、后撤步法、横向移动步法…… 然后又拖着众人练了好几遍。 待基本练得差不多后,沈遇和点点已经累得瘫下了,她们俩背靠背地闭目养神着,突然,点点一个箭步离开,口中还大声喊着,“李朝阳,我和你打。” “啊,”沈遇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往后摔去,待她四脚朝天中的双腿刚落下,双手去摸撞疼的脑袋时,突然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的头顶之上,她微微睁开眼睛,头顶上方傅澈的脸渐渐清晰。 沈遇有些愣然,“队……队长。” 傅澈好笑地看着她,朝她伸出一只手,“起来还是继续躺着?” 沈遇眼睛四处瞄了瞄,她现在可不敢在这么多认识的人面前去握他的手,她翻身有些狼狈地爬起来,然后又往后退了一步,朝傅澈礼貌道:“谢谢队长。” 傅澈挑了下眉,看了眼自己依旧停在半空中的手,感觉有些微妙。 沈遇也看到了,她为防他尴尬,很识相地上前一步将他的手轻轻地往后推,直到推到他的大腿侧。然后,她像是完成了一项伟大的任务一样,满意地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傅澈抬眸看向沈遇,就见她笑意盈盈的模样,像是在邀功般。 不自觉地,他又勾唇笑了笑。 但是,她好像不愿在球场与他有过多接触,或者说,她不敢在众人面前与他有所接触。 傅澈又看了她一眼,虽然她的刻意远离让他有些许不爽,但还是先转身离开了。 沈遇无所察觉,她也就是认为傅澈是因为看她摔倒了,所以好心过来扶她一下,毕竟他们也算是朋友了。 沈遇或许不知道,傅澈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心”的人。 另一边,待傅澈走近后,李朝阳忽地从椅子上摔下来,然后娇柔做作地伸出精壮的手臂,甚至还翘起了兰花指,娇嗔道:“哥哥,人家也摔倒了,你可以扶我起来吗?” 傅澈嫌恶地一脚踹了过去,李朝阳眼尖手快,迅速翻身滚远,囔囔道:“我能不能有公平待遇?” 点点在一旁无语地看着李朝阳,她不知道当处为什么会对他一见钟情,导致现在有些后悔。 训练临近结束的时候,球馆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俏丽的身影。 周舒宁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穿着一袭白色的绸面连衣裙,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妥帖地放在一侧,她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步一步地走向傅澈。 莫追追像是发现情敌般瞬间就拉起了警界线,随时准备战斗。 她走上去前,仔细打量着周舒宁,率先开口道:“学姐,你是不是整容了,眼睛和鼻子都动了吧,花了不少钱吧。” 点点凑到沈遇耳边轻声道:“莫追追果然有一开口就得罪人的本事。” 周舒宁双手环胸,冷艳地挑了下眉毛,“你谁呀?” 她平生最讨厌别人怀疑她整过容,她明明就是天生丽质,自然天成。 莫追追大方地介绍道:“我叫莫追追,是莫北彦的妹妹。” 话一落,周舒宁就朝莫北彦冷声道:“莫北彦,管好你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