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想着,沈遇突然就俯身过去,在傅澈的唇上印下一吻。   当她离开他的唇时,恍惚中好像看到他睁开了眼睛,沈遇卷翘的睫毛轻轻地扇着,她对他解释道:“我没有占你便宜,我因为你莫名其妙地被两个女生讨厌了,这是你对我的补偿,知道吗?”   傅澈看着俯在自己身上的沈遇,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下自己的唇,仿佛刚才柔软的触感还在。   沈遇感到有些累,于是就直接趴到傅澈的大腿上休息着,口中依旧喃喃自语,“就亲一下,就亲一下嘴巴而已。”   傅澈闻言笑了下,喝醉后她的胆子不小。   沈遇又在他的腿上蹭了蹭,迷糊道:“哥,我想吃鲜芋仙……”   鲜芋仙?傅澈蹙眉,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他一手放在沈遇的头顶上,一手掏出了手机打算搜一搜,但要打字时才发现不知道是哪几个字。   傅澈足足愣了好一会儿,他看着自己的手机,突然不明白自己在干嘛,这种种奇怪的行为……   沈遇翻了个身,红扑扑的脸蛋朝上,小嘴还微微地张着,一副酣睡的模样。   傅澈垂头看着,不觉又笑了起来。   这种种迹象表明,他似乎是已经喜欢上这个丫头了,不知是在什么时候,或者是在她紧紧地抱住那个小男孩开始,他就忍不住想要关注她,保护她。   可能是被马尾磕着睡觉不舒服,沈遇的后脑勺又蹭了蹭,将发带直接蹭到了头顶上,头发就这样松松垮垮地顶在脑袋上。   傅澈看着觉得有些碍眼,于是就伸手将她的发带轻轻地取了下来。沈遇一头细软的头发就这样铺散在他的大腿上,宛若一幅画,美好静谧。   傅澈还是第一次看她放下头发的样子,平时的她不是高马尾就是丸子头,这样放下头发来似乎更加好看了。   沈遇口袋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她似乎被吵到了,蹙着眉又翻了个身。   傅澈不得不将她的手机掏出来,是她哥打来的电话,此时已经快要十二点了。   沈昔年赶到昨日之最时,就看到门口处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怀里抱着个醉酒的女生,那个女生明显就是沈遇。   沈昔年眉头紧锁,他走到傅澈跟前表明身份,“你好,同学,我是沈遇的哥哥,沈昔年。”   傅澈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将怀中的沈遇交给他,沈遇起初还不愿从他怀里出来,直到看到沈昔年后她才笑嘻嘻地转投进沈昔年的怀抱,甚至撒娇着说:“哥,你终于来接我了,我以为没人会来接我呢。”   沈昔年一把抱起沈遇,低声哄慰道:“嗯,哥来接你了。”   而后,沈昔年又朝傅澈道:“麻烦你了,同学,谢谢。”   傅澈此时心中有股闷气,看着沈遇这样被别人抱着,他感觉有些烦躁,口气自然就不太好,“不必。”   沈昔年又看了他一眼,然后才抱着沈遇上车离开。   直到沈昔年的车子消失不见,傅澈才叫了辆出租车回学校,坐进车子后他才发现沈遇那带着颗黑色珠子的发带还套在他的手腕上。   第二天早上,沈遇醒来的时候头还是昏昏沉沉的,重得要命。她环视着熟悉的环境,努力地回想着她是怎么回到哥哥的公寓的,苦想许久后依旧无解。   她洗漱好来到大厅,就看到沈昔年刚好端出来一锅香喷喷的粥。她走过去闻了闻,赞道:“好香啊。”   沈昔年看她一眼,问:“头疼吗?”   沈遇点点头,“疼,不过还好。”   沈昔年在餐桌坐下,佯装恶狠狠地说:“那就疼着吧,让你长点教训。”   沈遇也跟着坐了下来,她附和道,“对,酒太不好喝了,喝了副作用还这么大,我以后一定非必要不碰酒。”   “知道就好。”见她认错态度良好,沈昔年到底心软,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沈遇盛了满满一碗粥。   沈遇喝着粥,看似不经意地问道:“哥,我怎么会在你这?”   沈昔年抬眸看沈遇一眼,回答,“我去接的你。”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   “我打电话给你,是你们队长接的,还把你送到了门口。”   沈遇心中“咯噔”一声,紧张地问:“我喝醉了没发酒疯吧?是不是很安静?”   沈昔年回想了下,点头:“挺安静的。”   沈遇斟酌着,继续问:“那你和我们队长……你们有说什么吗?”   沈昔年觉察出不对劲,他放下勺子看向沈遇,“你好像很在意他?”   沈遇干笑两声,解释:“哪有?我……我纯属是好奇,随便问一问而已。”   “小遇,我希望你下次不要再和这么多男生一起喝酒,你一个女孩子,注意一点。”   她不知道她的电话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接起时,他有多害怕。   沈遇点点头,“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沈遇在客厅看电视时,接到了男警官打来的电话,“沈同学,你好,我是陈警官,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告诉你剩余的人贩子已全部抓获,感谢您这段时间以来的配合……”   沈遇握着手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然放下,她瞄了眼在厨房准备午餐的沈昔年,偷偷溜进房间,爬到床上,满心欢喜地给傅澈打了个电话。   “队长,陈警官说剩下的人贩子全部都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