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时,我正磕着瓜子,看着仙娥从凡间带回来的话本子,司命星君火急火燎的前来拜见,说是,我在大婚之前要下凡历个劫。
  我与那北天的三皇子自幼便定了亲,如今再有两个月便要大婚。算算日子,离我飞升上神的劫数还有段时日,难道神族在大婚前都要下凡历个劫?
  神仙历劫在数平常不过,有事没事都要历一下,我也懒得多问,优雅的伸了个懒腰,合上话本子站起身,淡淡道:“走吧。”
  司命星君一愣,似乎我答应的太过痛快,让他有些意外,事先想好的一大推说辞也没有派上用场。
  见我如此豁达,司命星君还是犹豫着问道:“那上仙要不要去跟北天的三皇子打声招呼?”
  “不必。不过是去凡间历个劫,速去速回便是。”轻轻的挥动广袖,我最是喜欢看衣裙飞舞、飘逸若仙般的感觉,也唯有这样,才能配得上我九天第一美人的称号。
  司命星君竟然也痴痴的望了我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顿觉自己方才失礼,连连向我道歉。我心胸宽广自然不会与他一般计较。得了我的原谅,司命星君也不在啰嗦,赶紧带着我去地府转世投胎。
  三途河边,彼岸花开得正盛,远远的便可见火红一片。遥想起我上次来的时候还只见叶不见花。正想着,一抹黑色的身影骤然挡住了前路。
  在前面引路的司命身姿一顿,仙家气派十足,语气傲然道:“前方何人,竟敢挡本仙君的路。”
  我亦是觉得这个背影有些熟悉,可是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我努力回想的时候,那人已经缓缓的转过了身。
  待司命星君看清那人的容貌时,赶紧微微躬身,作揖道:“小仙眼拙,刚才没有认出是鬼帝,还请鬼帝责罚。”
  司命认出那人的时候,我也同时看清了他的容貌。此人正是千年前与我有一段情缘的东方鬼帝苏摩。没想到一千年没见,他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那一身黑袍怎么也无法和当年阳光帅气的仙童联想到一起罢了。
  似是没有认出我来,苏摩淡淡的与司命打过招呼,看也未看我一眼。“司命星君事务繁忙,今日为何亲自到我这地府来啊。”
  司命星君垂首道:“有位仙友要去凡间历劫,小仙是来送她过奈何桥的。”
  苏摩的眸光微微一闪,快的让人捕捉不到任何情绪。“如此,本君就不耽误司命星君办公事了。”说完便侧身站到一旁,将路让了开来。
  司命星君如释重负,朝苏摩一揖,这才继续在前方给我引路。只是在我经过苏摩身边时,我明显感觉道一双漆黑的眼睛一直在看着我。可待我侧头看去,苏摩已经背转过身,朝着与我相反的方向走去。
  难道刚刚只是我的错觉吗?我不禁感叹。
  有仙气萦绕,所遇鬼怪无不避让。是以当孟婆恭敬的递给我孟婆汤时,奈何桥上只站着我一个人。
  我微微轻叹,一边接过孟婆汤,心中着实感慨,千年前明明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怎的就变了容貌。不禁心生怜悯,赏赐了她一颗驻颜的丹药。不等她千恩万谢,我已经将孟婆汤一饮而尽,极是洒脱的向着奈何桥的另一端走去。
  在我转身之际,司命星君好像在我身后又说了什么,可惜我当时并没有听清楚。
  后来才知道,他当时说的是,朝华帝君,小仙能帮的也只能到这了。
  至于我是如何招惹上朝华帝君的事情,我只能感叹,造物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