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值盛夏时节,天气炙热,褚蕴儿在后山大树下捡了处阴凉小憩,刚一入眠便感到脸上痒痒的,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如此反复,褚蕴儿终是怒了,猛地睁开眼睛,一拳砸了出去。
  哎哟一声,王大壮捂着被褚蕴儿打青的右眼哀号着,而罪魁祸首江辰却躲在一旁大笑。
  “江辰你真是够了,每次都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有意思吗?”褚蕴儿眼睛扫过捂着右眼的王大壮,瞪向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少年冷哼道。
  江辰闻言,慎重的思量了一下,摇头道:“没意思。”
  “只不过……山中日漫漫,不找些乐子又如何打发呢。”江辰颇为无奈的一叹道。
  褚蕴儿气得牙根直痒痒,合着人家把欺负她当打发无聊的日子过呢。
  是可忍孰不可忍,褚蕴儿飞起一脚就揣向江辰。欺人太甚。
  看似势如破竹的一记飞脚,却被江辰轻飘飘的给闪了过去。江辰嘿嘿一笑,“蕴儿师妹,你也太不温柔了,这样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还不把那些青年才俊都给吓跑了。”
  褚蕴儿呵呵一笑,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道:“那样岂不更好,我就可以一直陪着江师兄打发这山中的无聊日子。”
  说时迟那时快,褚蕴儿话音未落,一掌接着一掌就招呼了过来。
  褚蕴儿笑得让人毛骨悚然,令站在一旁的王大壮不禁打了个寒颤。褚蕴儿的起床气可是出了名的,扰了她睡觉,后果可想而知。
  看着张牙舞爪的褚蕴儿,江辰忽然有些后悔,今日好像是真的把这个小师妹给惹毛了,若真惹急了她,怕是什么事都敢干的出来,还是先避一避的好。
  江辰正想着怎么脱身,一个一身白衣的内门弟子小跑了过来,见到二人恭敬的一揖,“江师兄,褚师妹,掌门召你们去大殿,说是来了一位极重要的贵客,要你们前去拜见。”
  褚蕴儿正打的眼红,那里听得见这些,倒是江辰一听师傅召见,有贵客到,赶紧借机说道:
  “小师妹,你我来日方长,也不急于这一时,咱们还是赶紧去见师傅要紧。”
  那位传话的内门弟子惊讶的看向江辰,又看像不依不饶的褚蕴儿,忽然明白了什么。偏偏江辰将他神色的改变看在眼中,还投去了一抹无奈的眼神,似乎也很是苦恼。
  内门弟子浑身一阵,眼睛瞬间冒出光亮,浑身跟打了鸡血一样,嗓音微微有些提高,像是极力压制着什么,抱拳道:“我还要去通知其他几位师兄,先告辞了。”说着,便飞快的奔出了后山。
  褚蕴儿再次击过来,江辰眼中狡黠的目光一闪而过,伸手抓住她的手腕,促狭道:“你看你,还认真了不是,我不过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你放手。”褚蕴儿挣了挣,竟然没有挣脱开。
  “我不放。”江辰赖皮一笑,拉着褚蕴儿就往大殿的方向走。边走还边说道:“小师妹,你就听点话吧,让师傅和贵客等久了可不好。”
  两人一路拉拉扯扯的往大殿走吸引了不少路过的内门弟子的目光,可谓是熠熠生辉、闪闪发光,当然了,这里指的是内门弟子的——眼神。
  原来,不管什么高深的道法都阻挡不了人类心底里那最原始的、潜在着的八卦细胞。为圣仙门默哀一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