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啊,还很困。”我糊里糊涂的应了一句,尤不自知,待我反映过来时,人已经被一股力道吸了出去。一阵眩晕过后,我已经站在了君公子的面前。
  他还是白日里的模样,只是一身白衣换成了中衣。对襟的衣领有些松垮,只要我的眼睛稍微移动,就能看到他里面的片片春光。
  他用灵气将我禁锢令我动弹不得,不过即便此时他不禁锢我,我怕是也手脚发麻动弹不得。
  “你来找这个?”他将之前看了一晚上的书在我眼前晃了晃,正是我要找的那本《佳人传》。
  我看看书,看看他,摇头道:“我不是来找书的。”
  “哦?你不是来找书的,那你大晚上的跑来竹屋是要做什么呢?”对于我的回答,君公子有些意外,又有些好奇。
  我睁着我又圆又大的眼睛,无比真诚的说道:“今日在大殿得见公子,我便觉得公子样貌十分出众,举手投足间尊贵不凡,十分的倾慕,是以便想来偷偷的看一看公子。”
  许是感受到了我的真诚,君公子竟然笑了,笑的花枝乱颤,不能自已。
  为了彰显我的诚意,我亦是露出了一口标准的小白牙,回以最真诚的微笑。
  “你到还是个诚实的姑娘。”笑完了,君公子给了我一个十分高的评价。
  “看在你思慕我的份上,你夜闯我居所的这件事我就不告诉你的师傅了,但是这本书……”
  “绝对不是我的,我堂堂圣仙门的弟子岂会看这种莺莺燕燕的红尘俗物。”不待他说完,我便斩钉截铁的说道。
  “莺莺燕燕……红尘俗物……”
  “你不是说这不是你的书么,那你怎么会知道这书里写的是什么?还是……”君公子的声音轻柔,却惊的我额头渗出了汗水。
  若这真的是一本普通的才子佳人的话本子我又岂会如此紧张,怪就怪在它不是,里面有着许多公子与小姐一见倾心,进而发展了一些情难自禁的事情。
  “还不想承认。”君公子上前一步抵在我的面前,禁锢我的灵力也瞬间散去,我一个重心不稳便向前栽去,好巧不巧的正好一头扎进了君公子的怀里。我们两个人顿时都是一僵。
  清冽的淡香从他身上传来,倒在他怀里的身子不由的又软了几分。
  君公子轻笑出声,揶揄道:“原来姑娘不仅诚实,还很实诚。”
  他竟然说我重!
  身为一个姑娘家,竟然被人当面说重,这伤害岂止一万点。
  我用力一推,从君公子的怀里站了起来,愠怒的看着他,已然忘了他还是师傅的贵客,这竹屋现在乃是圣仙门的禁地。
  “生气了。”君公子悠然的做回竹椅上,给自己添了杯新茶,“想不让我把你偷看淫书的事情告诉你师傅也行,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
  “我买话本子的时候又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我极其委屈的说道,“那卖话本的人说是极好的书。”
  “他要说不好看你能买么。”君公子喝了口茶淡淡道。“可你既然看了此书又私藏了起来没有丢掉,还是说明你心思不纯,该罚。”
  “君公子……”我轻轻柔柔的唤了一声,学着那话本上大家小姐撒娇的说道:“人家也是第一次没有经验,君公子就念在人家初犯的份上就不要告诉我师父了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