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公子眉梢挑了挑,对我谦恭的态度很是受用,思量了下,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心改过的份上,这一次我就姑且先不告诉你师傅。”
  我刚要感谢他,就听他不疾不徐的说道:“不过你要每日来这竹屋给我打扫房间,听我吩咐,直到我离开圣仙门。”
  我一口血差点喷了出来。先是有个江辰没事拿消遣我打发日子,现在又来了个君公子,难道我就是被人欺负的命吗?
  “怎么,不乐意?”君公子把玩着茶杯慢慢道:“我这人最不喜强人所难,你既然不愿意,那我只好把这书交给……”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啊!
  “我愿意。”不待他说完,我便积极的表态道。
  君公子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展颜道:“是你心甘情愿的?”
  “心甘情愿。”我答的干脆。
  “不勉强?”
  “一点都不勉强。”我讨好的亲自给君公子倒了杯茶,模样很是狗腿。没办法,谁让自己有把柄握在人家的手中呢。
  “师妹你去哪了,我刚刚去找你,兰樱说一早起来就没看见你人。”穿过回廊便是我的梅园,一夜未睡的我正游离着往回走想要补眠,面前忽然出现一人下了我一跳,困意也瞬间让他吓走几分。
  “三师兄你干什么,人吓人,吓死人的。”待看清面前之人是三师兄沐良时,刚刚打消的困意又爬了上来,我便顺着廊柱靠坐在长廊上,打着哈欠问道:“三师兄,你一大早的找我有何事啊?”
  沐良从小与我一同长大,自幼便玩在一起,与我也是丝毫不见外,挨着我坐下后问道:“师妹,你这一大早的怎么就如此困乏,好像一夜没睡似的。”
  知道沐良是关心我,可我又不能实话实说,只好扯谎道:“昨晚房里好像有只蚊子吵的我睡不着,今天天没亮我又起来练功,此时正想回去补个眠。”
  沐良闻言惊讶的看着我,颇为欣慰的说道:“我本是来提醒你,再有半月便是两年一次的擂台赛,不仅内门弟子有机会晋升为亲传弟子,我们也是要上台打擂的。而且今年还添了彩头,
  擂台赛上亲传弟子中是胜利者可以到圣仙门的藏宝阁内任意挑选一件宝物或者秘籍。宝物什么的咱们是不想了,可是上台打擂的时候咱们也不能输的太难看不是。没想到师妹你已经开始勤加修炼了,那我的担心也就多余了。”
  “那你回去好好休息,我先去练武场了。”沐良拍拍我的肩膀,开心的起身走了,独留尚在石化中的我,慢慢的消化着这晴天霹雳的消息。
  以往我的年纪还小,不用参加擂台赛,可是今年师傅说我已经满十四了可以出来试炼一下,便把我也加进了擂台赛的名单里。
  我平日疏于修炼,总是偷懒,若是真到了打擂的时候第一轮就被淘汰,那岂不是丢光了师傅和师兄们的脸!越想越绝望,以至于我是怎么回到的梅园,回到自己的房间都不知道。
  “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您一大早出去可是发生了什么事。”兰樱见我一回来便坐在床边发呆,有些担忧的问道。
  我抓过兰樱的手臂,问道:“兰樱,你可还有什么亲人,需不需要小姐我陪你去走动走动。”
  兰樱的嘴角一抽,道:“小姐,您可是又要偷偷下山去。”
  知我者兰樱也。
  我扁扁嘴,“再过半月就是擂台赛的日子,我想下山去躲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