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什么这么做?”虽然心里有些小感激但是江辰这货平日里就会欺负我,突然间对我这么好,还当真有些奇怪。   “当然是为了帮你啊。”沐良甚是惊讶地看着我说道。“师妹,你到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江辰对你怎么样,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   我疑惑地看着沐良,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沐良见状轻轻一叹,“哎,算了,还是让江辰自己跟你说吧。”   “不过,你要知道,江辰一直都在维护你。”沐良给了我一记高深莫测的眼神,转身回到练武场继续去练功,独留我站在原地慢慢领悟他话中的意思。   吃过晚饭,叫兰樱给我打了热水沐浴。我躺在浴桶中,闭着眼,想着白日里沐良跟我说过的话,越想越觉得沐良话里的意思不简单。   我是个心里装不住事的人,当即唤了兰樱替我更衣,直奔沐良所在的院落而去。   圣仙门位于尧山之上,共分四院一殿,外门弟子住在松露院,内门弟子住在清风院,师傅和师叔们居住在彰华院,我和七位师兄则住在沉香院。不过不要误会,我可不是和师兄们同吃同住的,师傅为我在沉香院中建了一个院中院,名为香阁。   出了香阁左转,我一脚踹开师兄们院落的大门,就听咣当一声,传来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赤条着上身、忙着用衣衫遮挡胸前春光的白齐。   我眨了眨眼,那个,还挺白的。   “师妹,你都多大了,进咱们院子不知道要先敲门的吗?”白齐怒气冲冲的穿好衣衫,瞪着我,好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   我悻悻的收回目光,微垂着头说道:“这天还没黑呢,六师兄你就在光着身子在院中,也忒豪放了。”   “你……”白齐被我抢白的没了话说,一跺脚,“哼,你欺负我,我去找二师兄去。”说罢,转身朝着江辰的房间跑去。   “我哪欺负你了,不就是看了两眼嘛,还真是小气。”   白齐回头又瞪了我一眼,我也懒得理他,径自朝着沐良师兄的房间走去。  有了刚刚的教训,我有礼的敲了敲门,以免在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   沐良开了门,见门外站着的是我,有些惊讶道:“师妹,你什么时候跟我这么客气了,来我这还学会敲门了。”   我露出两颗小白牙嘻嘻一笑,“男女授受不亲,我怕见到什么不该看的,你再对我以身相许。”   咣当!我和沐良皆是一愣。   顺着声音看去,就见大师兄坐在椅子上,手端在胸前,一只杯子在桌上打转,茶水溅的到处都是。   貌似我怂过江辰,调笑过三四五六师兄,唯独对大师兄玄机是尊敬有加,如此孟浪,在他面前恐怕还是第一次。在他心目中我一直都是纯良的小师妹,我现在的行径可能对他来说冲击有点大。   玄机有些囧,尴尬地站起身,目光闪躲,“既然小师妹有事,你们先聊,我先回房了。”说完不等我和沐良应声,便快步朝门口走去。经过我身边时更是刻意的绕过我,避我如蛇蝎。   出了门,估计大师兄也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回头对我说道:“师妹,别忘了明天还要修习阵法,早点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