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擂台赛大师兄玄机毫无悬念的拿了第一名,二师伯门下的楚欢师兄第二,其次是五师叔门下的淮远师兄为第三。 擂台赛后,大家提议小聚庆祝一下,我推脱不过便也跟着一起下了山。 平日里除了负责采买的弟子,其他人是不允许随便下山的,这次还是几位师兄从师叔伯们那里讨来的赏,圣仙门两年才一次的擂台赛,师傅也不想驳了大家的面子,便应允了。 介于今天擂台赛的时候被沐良那个家伙给出卖了,我现在把他跟江辰都划分在我的黑名单里,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师妹,一会儿我带着你御剑飞行,用不了一炷香的时间咱们就能到山下的若水镇。”沐良笑嘻嘻的走过来,讨好着我说道。 我撇了他一眼,冷哼道:“有这么多师兄在,又不只有你一个人会御剑。”我转身朝着大师兄玄机的方向走去,大声道:“大师兄,我乘你的飞剑。” 玄机闻声看了过来,自然也看到了我身后的沐良。沐良无奈的朝他耸耸肩,自己闯的祸只能自己偿了。 玄机收回视线,朝着我点点头,轻声道:“好。” 除了那三个新进的亲传弟子外,我是师兄弟里面功夫最差的,也只有我一个人还不会御剑,以前江辰也御剑带着我在后山飞过,但是出圣仙门还是第一次,只觉从上面看下去,景色与我平日里见过的大不相同,要更美上几分。 “哇,大师兄,你看那边,好美啊。”我惊呼着一手把着大师兄腰间的衣衫,一手指着远处的美景,赞叹道。 “师妹小心些。”玄机正在御剑不敢分心,感觉腰间一松连忙提醒道。 我笑嘻嘻的回道:“放心吧大师兄……”还未等我说完话,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大风,将我吹的站立不稳,晃动间我本能的一把抱住了身前大师兄。 玄机本是专注的在御剑,被我这样一撞顿时乱了身形,加上劲风,飞剑晃的厉害。 “师妹,抓紧了。”玄机交代了一声,便调动体内灵气强行稳住剑身快速的向地面飞去。 我紧张的闭起眼睛不敢去看,要是从这么高摔下去,光想想就觉得很疼。 我紧紧的搂着大师兄,脸贴在他的背上,只剩耳边传来的阵阵风声。 “蕴儿,蕴儿……已经没事了。”耳边不知何时已没了风声,大师兄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我的耳中。 我缓缓的睁开眼,就见我们已经落地,正身处在一片不知名的草地上。 “我们这是在哪?”我懵懂的抬头看向大师兄问道,自己还紧紧的抱着他却尤不自知。 玄机的右手绕过左肩落在我的头上,轻轻的拍了拍,“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应该离若水镇不是很远。” 我这才发现大师兄的动作有些怪异,方才惊觉自己竟然抱着他,赶紧松开手退后一大步,躬身赔礼道:“对不起大师兄,我刚才一时情急,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还请你不要见怪。” 玄机温和一笑,“没事,你没有受伤就好。” 看来大师兄并没有因我刚刚的孟浪之举而生气,我紧张的心情也随之舒缓,不过他刚才好像摸了我的头,这对一向严谨守礼的大师兄来说,好像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