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了三桌酒席这许多人才堪堪坐下。几名大弟子分坐在一桌,其余人便各自寻了交好的坐在其他两桌。 小二呈上酒,淮远拉着玄机说道:“玄机师兄,你迟到了,你得先自罚一杯。” “是啊大师兄,你们要是在晚到一步,二师兄就要出去寻你们了。”坐在另一桌的元通说道。 玄机温文尔雅的朝江辰一笑道:“有劳师弟挂心了。” 江辰似往我这边看了一眼,动了动唇,“没事。” “玄机师兄,你就别自作多情了,人家江辰又不是为了你,你道什么谢啊。”淮远压低了声音跟玄机说道。只不过他即便刻意压低了声音,对于其他人来说也依旧听的清清楚楚。 原来,在众人的心中,我和江辰早就被看做了一对,只有我还傻傻的什么都不知道。 玄机没有接话,只道:“蕴儿是我们唯一的小师妹,大家对她偏爱些也属正常,就连我还不是一样。” 我在心里给玄机抱了抱拳,还是大师兄好,一句话便阐明了我们只是师兄妹的情谊,是你们这些人自己想多了。 “那是,蕴儿师妹一句话,咱们谁敢不听啊。”淮远哈哈一笑便岔开了话题。 “师妹,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这不像你啊。”我的身边坐着白齐和韩玉,沐良知道我还在生气也不敢过来招惹我,便与元通坐在另一桌。 “可能今天有些累了吧。”我淡淡的应了一句,白齐倒也没在说什么,给我夹了个鸡腿,道:“你今天表现的还真是不错,太让我们意外了。” 韩玉在一旁闻言,点头附和道:“嗯,小师妹今天的表现确实让人惊喜,没想到碧琼剑法还能这么用,小师妹能想到这个真是太厉害了。” “我一向天资聪颖,是你们眼拙罢了。”被他们二人夸了几句,我不禁有些小得意。 “那是,小师妹天赋异禀,真是一鸣惊人啊。” “难怪人家小师妹平时都懒得练功,原来是有大招啊。” “小师妹就用功了那么一点点就如此厉害,那要是真的认真起来,我们岂不是都得不是对手了。” 众人见我展露笑容后这才开始跟我开起了玩笑。我本也没有什么,加之又赢了一场比试,气氛一热烈起来,我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开始有说有笑。 我们这边正聊的欢,隔壁桌的一个小师弟走了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酒。他来到我身侧,有些羞涩的说道:“师姐,我,我敬你一杯。” 他这酒敬的有些突兀,酒桌上静了一下。 他本就因羞涩而微红的脸颊此时涨得更红了,有丝窘迫。 这个师弟叫汲洛,乃是刚刚由内门弟子晋升上来的,排在许行之后,拜入了五师叔的门下,与淮远是同门。 我一向不喜饮酒,但凡宴席都是饮的果汁。淮远怕他这位新师弟太冒失,正要起身拦过,我已站起身接过了酒杯。 我这人一向随和,这小师弟的酒虽然敬得有些莫名,但也不好拂了人家的面子,回敬道:“也恭喜师弟拜入五师叔门下。” 然而,那酒杯才刚刚贴上我的唇,我的手腕却被人钳住,半杯酒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