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蕴儿师妹从不饮酒,这杯酒我替她喝。”江辰左手钳着我的手腕,右手拿过我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小师弟傻愣愣的站着,还未等他反应过来,江辰已拉着我往外走去。 沐良起身拉着汲洛坐回酒桌,打着圆场道:“来来来,咱们接着喝。” 淮远用胳膊肘撞了撞玄机,眉飞色舞的说道:“看到没,江师弟好像绷不住了,我估摸着,这是要跟小师妹挑明啊。” 玄机握着酒杯的手微微收紧,目光望向江辰和褚蕴儿离开的地方出神。 …… “江辰,你要拉着我去哪里?”江辰的步子很大,我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一只手被他牢牢的拉着,根本挣脱不开。 江辰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瞪着我。他停的突然,我猝不及防,正好与他撞了个满怀。 鼻尖撞到他如铁的胸膛上,顿时一酸,留下了两行清泪。 “江辰你怎么突然站住了,撞的我好疼。”我捂着酸麻的鼻子,哼哼的冲着江辰喊道。 江辰看着我不说话,模样有些凶,恨不得要一口咬死我一样。被他这样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的心里不由的紧张起来,连带着说话也失了底气,“你,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江辰依旧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我的眼神不再那么凶那么狠。 过了许久,我以为我们就要这样一直站到明天早上了,方才听到他轻轻的一叹,问道:“褚蕴儿,你这人到底有没有心?” 我微愣,感觉他这话问的奇怪,人要是没有心还能活嘛。 没等褚蕴儿回答,江辰却颓然一笑,笑得凄然,笑得苦涩。她有没有心,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无论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哪怕她转世为人,她的心一如磐石,从未因他而动过。他还在期待什么呢? 只是他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样看着她嫁于人,他想要最后在博一次,哪怕只是人世短短数十年,他也此生足矣。 “褚蕴儿,你听着,我喜欢你。”江辰用力扳着褚蕴儿的肩膀,迫使她不得不抬头看向他,让她看清他眼里的执着,看清他眼里的深情,用力地,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管你有没有心,亦或是你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我就是要告诉你,明明确确的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哪怕你不喜欢我,哪怕你不记得我的名字,但是你要记得,曾有一个人,很喜欢,很喜欢你。” 褚蕴儿看着江辰,她从未见过他这般,他一直都是那么狂放不羁,浪荡洒脱,如此执着、真挚、甚至是情到深处那不自觉的卑微都是她从未曾见过的。她有些不知所措,可江辰却不允许她逃避,四目相对,她清楚的看到江辰眼中自己那清晰的面容。 刹那间,有什么东西电光火石般的从她脑中闪过,伴着心口一痛。 褚蕴儿手指微曲紧捂住胸口,感觉心在慢慢变热,由一点在往外慢慢扩散,好像有什么要从她的心里蹦出来一样。只是随之而来的痛处也越来越大,只片刻间,她的额头就已经渗出了大片的汗水。 “蕴儿……”江辰察觉到褚蕴儿的异样,紧张的唤道,却只来得及展臂去接已然昏倒的褚蕴儿。 然而,他的手臂刚一触到她的衣裳便被一股大力给弹开。 白色的身影忽然而至,江辰捂着胸口,闷声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