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您找我。”我意思性的敲了两下门,便推门走进了师父的房间。 师父正盘腿坐在榻上打坐,听到声音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我,“蕴儿啊,你回去收拾收拾东西,明日便下山去吧。” “怎么这么快,我还有好多东西没有准备呢。”我微微一愣,师父前几日才提起让我下山历练的事情,今日便通知我下山的日子了。 师父有些不舍的轻叹一声,“我昨日夜观天象,不日便会有连雨天不利于出行,不如你早些下山也好尽快找到落脚的地方。” “哦,我知道了师父,我这便回去收拾行囊。”因君楚凡答应陪同我一起下山,心里有了底倒也不那么害怕下山去历练了。 师父从身边拿出一个锦袋,递给我道:“你此次下山一定要注意安全,有事就及时与门内联系。” “谢谢师傅。”我伸手接过锦袋,感觉到手上传来的重量,我的脸上都快笑出了花,师父这次还真是大方的很。 我怀揣着钱袋,一路小心谨慎的回到香阁,刚一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的将钱袋打开。 听到关门声,兰樱从里间走了出来,随即便见到我正将钱袋的银子一锭锭的拿出来摆在桌子上,惊讶的捂着嘴吧说道:“小姐,你不会是把咱们圣仙门的金库盗了吧。” 我正数银子数的高兴,闻言眼角不由一抽,瞥眼看向她,“兰樱,你也太看得起你家小姐我了。” “不然,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啊。”兰樱怕是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两只眼睛放着和我一样的光。 我贼贼一笑,道:“师父让我明个下山历练,这是给我的盘缠。” “小姐明日就要下山了吗?”兰樱眼里的光芒不见,转而淡淡的担忧与不舍。 我的心里也是一酸,交代道:“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在家也要照顾好自己,有事就去找大师兄和江辰,他们会给你做主的。” 兰樱用力的点点头,双目幽幽的看着我,“小姐你一定要争气啊,切不能让掌门失望。” 我的嘴角一僵,干笑了两声,道:“很好。兰樱你很好,你都快成的我主子了。” 兰樱一点也不怕我,哼哼道:“还不是你惯的。” 我惯的,我惯的。我深吸了口气,张口道:“看我不打死你。” …… 未免依依惜别让人心里难受,天刚一亮我便去向师傅辞行,出了圣仙门。 我挑着车帘看着圣仙门的大门越来越远,心里微微有些酸涩。 “舍不得?”身后传来君楚凡的声音,我没有回头,身子向后靠去,正好靠进君楚凡的怀里,轻悠悠的说道:“我总感觉这一走便像是许久都回不来一样,心里有些难过。” 君楚凡的下巴抵着我的额头,一笑道:“你只是离开三个月而已,想什么时候回来便什么时候回来。” “嗯。”我轻应了一声,或许心里的这份不安只是因为不舍吧。 我闭了眼,在马车的晃动中慢慢入眠,仿佛身边只要有他在,我便会很安心。 好希望永远都这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