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谨言接过名片,上面是一串数字,一看就是手机号码,一把揪成团扔进垃圾桶,“他给你你就要,你怎么这么听话,你干脆做他秘书得了,才不联系。”   “再怎么说也是傅总送你回来的,好歹打个电话道个谢,万一以后碰到岂不尴尬,你说呢,言言。”   “打电话怎么说?”陆谨言眉头皱起,问道。   慕之情想了想,开口道:“要不还是先告诉林姐,问她怎么处理?”   陆谨言想了想,点点头,慕之情拨了林姐的电话从头至尾的叙述了一番,说完,电话那头的林姐半天没说话,慕之情以为电话断线了,问了声还在吗,电话那头才说起来话:“这么大的事你到现在才告诉我?”   慕之情小声的说:“准备这几天就跟你说的,事情一多忙忘记了。”   “你们真的是,傅总不和你们一般见识,是他宽容大量,你们倒好……”顿了顿又说,“电话给我,我来约约看。谨言,你请傅总吃个饭就当赔罪,要是解决不了,以后别想在娱乐圈混了。”说完挂了电话。   慕之情开的免提,陆谨言听到后将垃圾桶里的名片捡起来把上面的号码发给了林姐。怎么惹上了这么一个人物。   林姐挂完电话就收到陆谨言发来的手机号码,拨过去,心里忐忑不安,原以为会是助理代接,听到声音原来是本尊,小心翼翼的问道:“是傅先生吗?我是谨言的经纪人林可。”   “嗯。”他应了声,耐心的等待着电话那头的人开口。   “我们家谨言不懂事,多次给傅先生添麻烦,昨晚更是冒犯了傅先生,多有得罪,希望傅先生看在她年纪尚小,别跟她一般见识。”   见电话那头不说话,直接简单明了的说:“谨言晚上有时间,想请傅先生出来吃个饭就当赔罪,不知道傅先生有没有空?”   林姐听完傅行之说的时间地点,挂了电话,这才发现掌心里都是汗,又立马打电话给陆谨言,告诉了她时间地点,让慕之情陪着去,又嘱咐她小心说话,但也要保护好自己,别吃了亏,陆谨言都一一应下。   去的地点还是昨晚剧组聚会的地方,陆谨言想了想他为什么选这个地方,那时在伦敦他约的地方就是一览芳华,这个男人真是......   坐在车上赶往一览芳华,慕之情在一旁不安的说着要不要给陆谨瑜打个电话。   陆谨言眉头皱起,摇摇头,“不用。”   等到了一览芳华门口,她没让慕之情跟着,让她先走,吃过饭她自己回去,上了傅慎行说的楼层。   陆谨言进了包厢,和预想的一样,傅慎行还没到,坐下后似是想到什么起身出去,问了个服务员监控室在哪,她来到七楼,说昨晚有东西在六楼走廊丢了,服务员调出了监控,陆谨言看着电脑前的画面一阵红一阵白,自己怎么能这么主动,真是丢死人了,他该不会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吧,服务员看着监控时不时看向陆谨言。   陆谨言将口罩往上提了提,轻咳一声,“这两人谁啊?呵呵,可能我记错了,不是掉在走廊,谢谢啊。”说完走出了监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