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瑶正觉尴尬,一抬眼,看见车外的工作人员走上车来。   “嗯?你怎么也上来了?不用继续迎宾了?”   工作人员:“……”   你才迎宾,你自己迎个饱去吧!   “哈哈哈哈……”董续刚才憋笑憋得难受,刚缓了没多久就又被逗笑。   工作人员则默默安慰自己被“中伤”的弱小心灵:一定要让导演给我涨工资!不然这活真干不下去T—T   “最后一个嘉宾现在暂时赶不过来了,为了不拖延进度,导演组决定让你们先出发。”出于职业操守,他还是解释了原因。   说完他便接收到前排摄像师肯定且鼓励的眼神,旁边的小姐姐则悄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他心好累。   董续见几个人半天都站着不坐下,一开始上车的时候也没好意思直接坐,现在站久了腿还有点酸。   便说:“都别干站着了,腿不累吗……都坐吧。”   晁瑶想到自己刚刚不小心得罪了自家大哥,不敢继续腆着脸坐他旁边了,便主动招呼董续:“董老师,你坐这儿吧!”手指了指自己的位置。   “你不是坐那儿吗?”   “没事的,你不是跟小…”她及时改口,“跟司乃琛熟嘛……你们两个坐一起聊聊天嘛。”   “你跟他不熟?不能聊天?”董续问。   司乃琛突然开口:“不熟。不能。”   额……还气着呢……   晁瑶不敢违背大哥的“口谕”,自觉把位子挪了出来,并用眼神示意董续去坐。   “那行吧 。”董续也不再客气。   ……   车内空气一度有种凝固了的感觉。   董续瞄了瞄身侧的人,那人在看窗外风景。   不是说聊天……吗?   “咳哼……”他开口打破僵局,对着工作人员小哥说,“那个,我能问一下最后一个嘉宾是谁吗?”   “这个……导演组说不能提前透露。”   “……对了,我们住什么地方?”   “额…这个也……”   “这也不能……那你们能提前跟我们说些啥咧?”   小哥有些犯难,“要不我去帮你们跟导演组沟通一下?”   晁瑶插话:“沟通能行吗?”   “应该……”小哥欲言又止,“我试试吧。”   说着便拿出电话,拨通号码。电话接通后,他跟对面解释了现在的情况,过了一会儿,他松了口气然后放下电话。   “导演说,可以告诉你们嘉宾是谁。但是!你们得在车上回答一些问题,以此来作为交换条件。”   “这账不对吧。”晁瑶站起来看着他,“一个人的名字换三个人的采访。怎么算都是我们亏啊……”   似乎是小哥意料之内的反应。   “那,追加一个特权,可以用在之后节目的录制里面。”   晁瑶讨价还价道:“两个!而且要是不一样的。”   小哥握着手机的手颤了颤。   刚刚电话里导演组让他尽量只以这个条件来跟他们谈,本以为会很顺利,奈何遇见“敌人”机智且顽强的抵抗。   “要不改成一人回答一个问题?”他试探性地问。   看见晁瑶似乎又要说什么,他立马说道:“一个特权已经是最大限度了,而且这个权利很有用的!真的。我们也不容易呀……”   晁瑶余光接收到董续的信号,便知道要目的已达,便适可而止。   “成交。”   小哥只觉心中大石落地,跌坐回位子上。以至于他看不见董续和晁瑶两人互相同时比起剪刀手,表示战斗胜利。   过了一会儿,小哥走到走道中间面向他们。   “我要公布最后一个嘉宾了!不过这个人可能…说了你们也不认识,毕竟他不是演员也不是歌手。”   “我不也不是吗?”晁瑶小小声地说。   “额…他是个人气较高的画家,最近出版了新的画册,今天也是因为有画册签售的活动才没赶过来。”   晁瑶脑子里瞬间想起一个人,开口打断他:“是萧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