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天气异常的炎热,十七岁的纪思璇在看到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在几处突出的字体处又重点扫了几眼,然后极快地把通知书塞回快递袋子里,扔到了书桌抽屉的最底层,如同往日一样,骑着自行车欢快地出门去了。 那一年,处在弱冠之年的乔裕已经在那个学校混迹了一年,算得上风云人物,学着自己喜欢的专业,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就差出现一个他爱且爱他的人。 纪思璇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乔裕正在参加学期末的最后一场考试。授课的教授别出新意,选了一处古迹写生,作为结课考试。 那天,他坐在队伍的最后,建筑物前的助教还在讲着一些注意事项,或许是天气太热,他听得有些不耐烦,这种固化的思维把学生都教傻了。他一直觉得建筑是有灵性的东西,创意是最重要的,他不愿再听,百无聊赖地扭头看向一边。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纪思璇,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在此之前,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可以漂亮得如此惊艳,明媚到让你无法直视,或许就是因为太明媚,在后来的日子里她一不高兴,乔裕就会有种天要塌下来的阴沉感觉。 那个时候的纪思璇青春逼人,松松散散地绾着马尾,穿牛仔背带短裤,白T恤,帆布鞋,眼波流转间莞尔一笑,清澈如水。 她站在离他们不远的柳树下,拿着画笔不时抬头看着建筑物,然后一脸专注地在画板上涂绘。 他觉得她身上有股特殊的灵气,她手底下的那幅作品一定是佳作。 考试很快开始,耳边除了风声和蝉鸣便只有笔触在纸上的沙沙声,乔裕没忍住再一转头却发现那个女孩的身边站了一个男孩,她正歪头看着他,脑后的马尾斜斜垂在耳边,娇俏调皮。 乔裕这才看到她的正脸,皮肤晶莹剔透,五官立体精致得像个漂亮的洋娃娃。小姑娘被打扰了似乎有些不高兴,皱着眉懒懒地抬眸,听着听着不知道为什么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狡黠,继而坏坏地笑起来。不知道她又说了句什么,那个男生落荒而逃,她看着男生的背影露出得意的笑容,眼底带着细碎晶亮的光,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不自觉地抬笔在图纸的右下角开始画,那天的天很蓝,微风吹起你的长发和衣角。 你在画风景,而我在画你。 乔裕就这样画过了考试时间,等他回神的时候交卷时间已经到了,他只能硬着头皮交上去。 等他再转身去看时却发现那个女孩子已经走了。 那个时候太阳快落山了,暑气没那么重,地面还是滚烫的,可风中已经带了些许的凉意,乔裕站在微风中忽然间有些失落。 那天晚上纪思璇把自己下午的那幅画拿给纪老爷子看的时候,纪老爷子罕见地夸她有长进,纪思璇的笑容里似乎多了点儿意味不明的心虚。 她一切如常地度过了学生时代最长最轻松的一个假期,直到临去报到的前一天都没有告诉任何人,她报错了专业。 在此之前,她根本不知道临床医学是个什么鬼。 新学期一开始,乔裕似乎就过得不是那么顺利。 林辰匆匆跑进寝室看了看,萧子渊靠在床上看书,温少卿正努力把一根骨头模样的东西往钥匙扣上穿。 “哎,乔二呢,不是说好去迎新吗?” 萧子渊眼皮都没抬,慢条斯理地开始磨刀,“建筑系第一大才子刚才被最看重他的老教授叫去办公室臭骂了一顿,又匆忙回来拿了工具去补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