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梧城到了秋季便是阴雨连绵,倒也映衬了那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不免让人感到悲凉。   刚从出版社签约回来的时秋,收到了初中同学的同学会邀请,因为初中的特殊,当时几乎全年级的同学都当过同班同学,所以这次同学会的规模宏大可以想象了。   楚倩:时秋,大家好久没有好好聚聚了,这周六上午八点同学聚会,可别让我们失望哦!   她不知道,楚倩是怎么得到自己的联络方式的,毕业后几人就再无联系,现在她也不想深究,对着这样惺惺作态的文字,她只感到全身无力。又是炫耀的场所,又是攀比的话语,一想到要戴上微笑的面具,便觉得心力交瘁。   “叮咚!”手机提示音。   小黄:周六你去吗?好久没见了,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人,到时候我们就在角落装空气,吃回本就行。   原本还想回绝的时秋顿了片刻。黄泽是初中时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相互留了联系方式的人。   最后,她还是妥协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打开通讯录,一个电话杀了过去。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懒洋洋的声音,伴着些许起床气:“小爷我还在睡觉呢!一会再……”   “小黄。”时秋无奈,还睡着的人还能发消息也是神奇了。随即,她便听到电话那头重物落地的声音,以及一声……来自某黄的狂吠。   自知丢了脸,黄泽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咳,大黄,你怎么越来越皮了?”   闻言,电话两头都愣了愣,随后都听到了对方的笑声。还好,还是原来的感觉。   既然已经醒了,黄泽索性就不睡了,边换衣服边在时秋耳边念叨:“你在梧城怎么样?我看你很久没有发动态了。”   “还不错,自由自在,没有拘束,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时秋坐在沙发上,环视着这个属于自己的家。   “梧城离江城挺远的,到时候要不要小爷我来接你?”   时秋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吐槽:“您会这么好心?”   “啧,别拆穿嘛。”   “切切切。”   黄泽轻咳一声:“不闹了,说正事,周六你去不去?”   时秋起身,去房间拿了笔记本码字:“去啊,当然去!黄大人都亲自来和我说了,我怎么可能回绝呢?”   听着时秋阴阳怪气的话,黄泽浑身一哆嗦:“我错了!”   “哼!胆子肥了,你和楚倩什么时候关系好到可以出卖朋友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sorry……滴滴滴……”   时秋:“……”   电话刚一暗下,黄泽就在床边愣起神来。   眼看快到中午,自家不争气的儿子还在房中睡觉,黄母越想越气,一把推开门,却见儿子在床边发愣,当下火气爆发:“你时间很多吗?没事就赶紧给我找个儿媳妇,这么大人了,恋爱都没谈过。”   黄泽呆愣地回头看向自家母上大人:“啊?”   黄母:“……”   码完小说大纲后,时秋看了看日历,周四,这通知可真够早的。她将自己的行李准备好,订好去江城的动车票,后天早上五点,到江城三个小时刚刚好。那个地方,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她呆坐了片刻,最后拿起手机,给楚倩回了个“嗯”。惜字如金,也不过如此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深的恨,但是,必须忍着,因为——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小人。   对方很快回复:好哒!地点在忘川,不用带份子钱,我请客。   还没见面就秀上了?时秋无奈,打开自家闺蜜的消息框。   秋时:呼叫呼叫,求怼小人。   过了一秒。   顾秋:要我带刀吗?   秋时:emmmm,太残忍了,我就想问问怎么解决。   顾秋:这个简单,要么怼回去,要么一边看戏。   时秋思索了一会:后者。   顾贝贝点开消息框,翻了个白眼:出息。   秋时:……那前者呢?   顾贝贝一看,来了兴趣:找个又帅又多金的男朋友。   秋时:还不如后面那个……   顾秋:你那初中的白月光呢?   这下时秋懵了,回复到:我初中还有白月光?我怎么不知道?   对方没有回复,时秋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多,昨天贝贝好像说约了男朋友。   她走到阳台,望着淡灰的天空。曾经,也有那么一个人,陪在她身边,说着永远,可现在……时秋苦笑,终究是年少无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