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西梦摇摇头,不行,不能就这么被美色迷惑。 可是美色当前,虽然人坏了一点,可是…… 脑海里,云西梦感受到有一黑一白正在打架,孰能胜出? “不是。” 江恒一字一句的说出,每一个字眼都咬得很重。 随后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江恒嘴角上扬,淡淡一笑。 原来他只是想表示自己也是有表情的。 云西梦呆在原地,瞪大眼睛,已经忘记反抗。 这小子,是想干什么? 云西梦瞧见笑比哭还难看的表情,确实是有些难见。 “阿恒。” 少年带着阳光的味道,笑容灿烂,正是当天帮她们化解尴尬的少年。 “没想到你终于开窍了。” 云西梦这个时候意识到,自己的样子像极了被环抱在江恒的怀中。 趁着江恒没注意,云西梦一推,就是开溜。 丢死人了,丢死人了,云西梦的双颊通红。 少年搭上江恒的肩,神神秘秘的样子。 但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怎么可能不了解。 “柏树,你找死。” “别呀,这不兄弟也是担心你的终身大事!” 江恒望着云西梦离开的方向,呵,又是一个想引起我注意的女人吗? 但是不得不说,她成功了。 云西梦,摇摇头,晃晃脑袋,热晕乎,绝对是热晕乎。 回到教室,四个女孩还在这里。 不过奇怪的是,门口聚集了好几个男生。 云西梦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然而一开门,却还是同之前一样。 不一样的是,女孩们更热了。 “门口怎么回事?” “西梦,你是不是肾虚?” “钱木木,你想什么呢?” “不然,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却仿佛是煎熬,每一个人都想回到宿舍空调,凉爽的怀抱当中。 教学楼道里,开始拥挤起来,攒动的人越来越多。 而这热气更是不得了的散发着。 勤工助学部。 钱木木晃悠着,作为第一个主动出击的人,姐妹们还等着她凯旋而归的消息。 “我的目标是赚钱,赚钱,赚大钱。” “没了?” 柏树还在看着钱木木的申请表,这真的是有史以来最短的面试。 “哦哦哦,还有为我亲爱的祖国增加GDP。” 然后空气当中,仿佛有一群的乌鸦飘过,接二连三,毫不停歇。 钱木木面无表情的走出来,四个人拥护着她。 瞧这表情赶紧安慰着,俗话说得好,下一个更好。 突然之间,钱木木神色一变。 “哈哈,我出马,有什么搞不定的!” 四个女孩心里的大石头沉下来, 原来,刚才…… 其他的人对于这个为钱而来的少女并不看好。 可是柏树却仿佛从这里面看到一个女孩的热爱和奋斗。 爱钱,从来都不是一种错。 温酒紧紧的捏着衣角,另外的一只手推推黑色的眼睛。 不知所措。 她的脚怎么也迈不出,仿佛有千斤重的秤砣拴在上面。 汗水晶莹,没有一刻的停止。 “我,我,要不,还是不去了?” 没人知道她在害怕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原本简单的事情,在她的眼里,却是艰难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