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时光蹁跹   我始终是米粟至上主义者   by程确   如果没有遇见你   可能这一生   我都不会知道   如此爱一个人的滋味   by米粟   ——   程确从来没想过暗恋是这么戳心挠肺的事情,也没想过,自沦陷那天起,他的喜怒哀乐就只和一个叫米粟的人有关了。   米粟遇到了一个叫程确的人,从此,她的生命里只剩下了程确这个人。   学生时代的喜欢,干净,纯粹。   程确暗恋米粟的那段时期,每个课间操的早晨,程确都默默数着拍子,第七节转身运动,他都会推迟两拍转身,就为了看一眼前排女生队伍里转过身来的米粟。   你看,阳光多明媚。   而你,笑得真好看。   第一章亲一口   我的小花伞应该有超能力,能让我遇见心上人。   ——节选自《西米日记》   叮当叮当~叮当叮当~   云溪中学响起了清脆的下课铃声。   “好了,同学们,今天的课就先上到这里,课代表之后到我办公室领一下作业,下课。”英语老师放下了粉笔,微笑着和同学们打完招呼后拿起教材书走出了教室。   “吃饭了吃饭了。”同学们欢呼着争先恐后的往食堂跑去。   米粟还坐在座位上纠结刚刚老师说的那道完形填空,皱着眉头,纤细的手握着一只黑色水笔,做沉思状。   “初初,你说,这题为什么选B不选C,我觉得C也说的通耶,老师也没有解释清楚,我完全没有理解。”米粟扒着温初的手,满脸认真的询问。   “米西米,你怎么回事,完形填空这种玄学你也纠结。没看到已经下课了吗,同学都去食堂吃饭了,你还在这跟我纠结题目,真的是下课不积极,思想有问题!赶紧给我站起来,去吃饭。”温初忿忿的看着米粟,一脸嫌弃。   “我好学,不行嘛!吃吃吃,一天到晚就知道吃饭,能不能有点上进心。”一边吐槽一边慢悠悠的整理书桌。   “滚。赶紧起来,去食堂了,再晚就没有咖喱鸡块吃了。”   “吃什么咖喱鸡块,今天,是属于糖醋排骨的一天。”米粟朝温初吐舌头。   两人嬉笑打闹了一番,就起身去食堂了。   刚走出教室,就发现豆大的雨点从天空密密麻麻的落下,仔细听还能听见远处传来的少年气急败坏的声音:“我去,下雨了。”   从走廊往下看,还能瞅见几个匆忙奔跑躲雨的身影。   “西米,下雨了,回去拿伞。”   两人又回了教室,温初拿了自己的蓝色大伞,米粟拿起了自己的粉色樱花小伞。   “西米,咱俩撑一把,方便。”   “不不不~是时候带我这把粉色小可爱出去见见世面了,这么多天没用它挡雨,也该让它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了。”米粟拿着伞在原地转了个圈,而后矫揉造作的对温初眨了眨眼睛。   “切,戏精!做作!行吧,各撑各的,赶紧的,我要饿死了。”温初发出了哀嚎。   两人转身走出了教室,再次向食堂进发。   云溪中学的作息有些特殊,高三是最早下课吃饭的年级,其次是高二,而高一的小学弟小学妹则是最晚下课的一批。   很不幸,米粟是最晚吃饭的那一批。所以,同学们才会一下课就往食堂冲,生怕去迟了就没有好菜了。   学校一共设有三个食堂,一楼快餐,二楼小炒,三楼则是各色小吃,也是学生们最爱光顾的地方。   米粟和温初撑着伞,一路聊天不紧不慢的向食堂走去。   雨声滴答,打在伞面上发出了低沉的咚咚声,似乎是在演奏一曲悦耳的乐章。路面高低不平,已经积起了小水坑,少女踏着轻快的脚步,脸上挂着欢快的微笑,像是雨中精灵。   “啊。”米粟低低的叫了一声。   旁边有人一脚踩进了水坑,溅起的雨水打湿了那人的鞋子,也打湿了米粟的裤脚。   米粟将伞柄一斜,抬头看。   是个男生,穿着校服,没带伞,被雨水打湿的发梢微微下垂,头发漆黑如墨,双唇泛红,鼻梁高挺,身材高挑,还有一双连校裤都遮不住的笔直大长腿。   最迷人的恐怕是那双眼睛了,在雨水的冲刷下也显得格外清澈,眼角的泪痣让整张脸生动了许多,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清秀的少年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