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郁芮跑到会议室门口时,已经累到喘不过气来,她扶着墙调整了一下呼吸,隔着墙隐隐约约可以听见李深的训话声。 苏郁芮心想,这下完了,她估计要死了,这种死不是生理上的死亡,而是她面对社会的第一次的工作死亡。 听见李深这训话阵式,是不会轻饶她的。倒不是因为她迟到了,而是因为苏郁芮触碰了他作为领导的尊严。 服从命令,是员工对领导最基本的尊重,这一点苏郁芮触犯了。在那之前,李深从来没有要求过员工,必须怎么样,务必怎么样。这是第一次,她却撞在枪口上了。 其实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昨晚忘调闹铃了! 苏郁芮闭眼,在心底默念:舅舅对不起,我给你丢人了,辜负了您对我的期许。还有,家明我可能要迟一年才能跟你结婚,因为我要留级了! 默念完之后,苏郁芮深呼一口气,准备推门而入,迎接被辞退的屈辱时,却被人喊住了。 “你在干什么?” 苏郁芮被吓了一跳,回头便看见言若川斜靠在墙上看着自己,“迟到了?”笑得跟他微信头像一样欠揍。 苏郁芮见言若川手里提着公文包,心中一动,顿时幸灾乐祸了起来,“你不也迟到了吗?” 她心想,言若川也迟到了,一会如果李深要开除她的话,她就拉着面前这家伙一起。她就不信,李深可以当着全体员工的面假公济私,如果李深真的假公济私的话,她就去总部告他去,告到直接让他摘掉乌纱帽。想到这里,苏郁芮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呵,刚进入职场的年轻姑娘,心思就是这么单纯,想法就是这么简单,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言若川挑了挑眉,“看见我迟到你很高兴?” “当然。”苏郁芮毫不掩饰地说。 “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你啊!”最重要的是迟到有你作陪,就不用一个人面对凶神恶煞的李深。 “能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我吗?” 苏郁芮白了他一眼,“你说呢?” 这家伙失忆了吗?堂而皇之地抢了她的客户,居然还问她为何讨厌他你的客户被莫名其妙地抢了,你不生气吗?你不讨厌这个人吗?真是的! “哦,这样啊!”言若川点了点头,“不过祝愿你能多高兴一会儿。” 话刚一说完,会议室门突然开了,里面传来热烈的掌声。言若川整理了整理西装,对苏郁芮颔首一笑,然后目不斜视地从她身旁经过,走进会议室。 苏郁芮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迟到了吗?此刻,她的头上有一个大大的疑问号。 她伸头往里看,只见言若川悠然自若地走到讲台,接着李深笑着把讲台留给了言若川,然后从会议室走了出来。 李深出来后,轻慢地将会议室门关上,转头看了一眼踌躇在一旁的苏郁芮,脸沉着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苏郁芮心里一颤,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