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放假还有几天,有些学生已经提前回家了,容微还在收尾阶段。她几天没睡好,现在刚到家,泡好澡出来,却发现下雨了。 她看了眼时间,九点半。 她吹了下头发,半干,松松绑起,换好衣服,拿着钥匙和雨伞出门。 秦诗前几天被签了。那天陪她去面试《寒火》,电影没被选上,几天之后,她告诉她,她被“染之”工作室签下了。 容微搜了一下“染之”。去年新开的工作室,目前只有沈辛梧一个艺人,创始人是顾冉和杨之祁。 她直接去了车库,开了车出来到转弯处时,看到一辆黑色牧马人和她的车擦肩而过。她看清副驾座上的人,拿出手机打秦诗电话。 秦诗还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姑妈特意打电话让她照顾秦诗,于是秦诗现在住她家,刚刚她也是准备拿了伞去接她。 她在路边停下,开了车门下来,此时雨已经停了。 秦诗在转角和她碰到,叫了声“表姐”。 容微点头,视线转向停在阴影下的那辆黑色牧马人。 “你同事?”容微看向秦诗。 秦诗摇头,“我老板,刚刚雨太大,刚好老板也没走,就说送我回来。” 容微点头走向那处阴影。 她敲了下车窗,副驾上的玻璃窗缓缓下降,顾冉坐在里面,和她隔了一个位置。 容微看到顾冉,愣,是那天在报告厅坐在她旁边的男人。 她很快反应,笑了一下,“谢谢你送秦诗回来,既然到这里了,不如一起吃个夜宵?” 三人坐在街边的烧烤店,刚下过雨的天气,空气湿凉,夜风吹来,带着雨后的清爽,时间是盛夏,但现在的温度却刚好。 顾冉只穿了件衬衫,袖口挽上,领口开着。 三人面前摆了盘烤好的肉和蔬菜,容微夹起一块肉蘸了点酱料送进嘴里,顾冉喝了口啤酒,秦诗安静吃蔬菜。这是露天的烧烤场,一桌桌塑料桌椅依次摆开,周围坐了人,听得到他们的谈笑,再远一点,有划拳声和哄笑声传来,整个烧烤场很热闹,除了他们这。 又端上来一盆龙虾,容微喝了口啤酒,套上透明手套夹起只龙虾一边剥一边开口道:“顾先生,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吗?” 顾冉正夹了一筷子蔬菜,听到问话,微侧头看容微,“上次面试现场吧?” 容微笑:“不是。” 小龙虾被去壳,容微蘸了酱,没往嘴里送,她看向顾冉,“是在一家馄饨店里。” 那天也是这么晚,容微没吃晚饭,夜里饿,换了衣服下来吃宵夜。 坐在店里等馄饨的时候,她看到个身形高挑的人从门口走进来,外面好像下了毛毛雨,他背光走来,肩上细碎的雨水缠上衣物绒毛,反射路灯发出微亮的光。 和报告厅相见那次,背光下他脸上的绒毛一样。 顾冉挑眉,摇头。 容微也笑,“不记得正常,那天你打包了一碗馄饨就走了。” 三人没有吃很久,留了大半小龙虾剩下,容微暗自心痛。分别时容微和秦诗坐一辆车,她们往里,顾冉朝外,再次擦肩时,容微降下车窗,微笑着说了句:“下次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