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已经是四点多,容微洗漱完换了居家服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黄湘青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 黄湘青:“下午去哪了?” 容微据实以报。 黄湘青:“真的?” 容微懒得翻白眼,“骗你干嘛?” 黄湘青对此好像有点兴趣,问:“拍照了吗?” 容微摇头,“没有。” 黄湘青不满,“去了怎么不拍照?” 容微撇嘴,“你想探班,告诉戴须就行,还用得着我?” 黄湘青“啧”一声。 过了一会,她又说:“你哥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容微终于有点反应,她转头看向妈妈,“我哥?” 黄湘青:“对啊!你亲哥!他总算找到个有信号的地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过几天回来。” 容微点头,没说话,往嘴里喂了一口薯片,转回头继续看电视。 第二天…容微是被她妈妈给摇醒的。 早上八点。 容微皱眉坐起来,眼里难得有了怒意,她看向母亲,黄湘青正拿着手机举在她面前。 “啧!”黄湘青揉了下容微的头,“收收脾气,快看!” 容微皱眉把视线转向手机。 手机上是一组照片,其中一张,容微双臂撑在栏杆上,低头,长发扎起,脖颈白皙。 她旁边就是垂直而落的石壁,可以看见石壁后方葱郁的山林一派墨绿,而她白衣黑裤,画面中只有她一个人,纤细柔弱,好像被山林和石壁包裹呵护。 其他几张混杂了一些其他人。 这几张照片的配文上写着:片场偶遇一美女,和同事打听了下,原来叫容微,真的好美啊!!! 微博是私人号,此时转发已过三万,容微看到转发列表里有不少自媒体号。 黄湘青:“容微,你要火了。” 容微脑子空白了几秒,很快回过神来,她找到手机打开自己的微博,果然一夜间涨粉无数。 这条微博里透露了容微的姓名,而她的微博就是用她自己名字命的名。现在她知道自己的更多信息可能也被泄露了。 容微没再继续看,她抬头看到黄湘青略有点跃跃欲试的脸,“妈,你要不要把微博昵称改成‘容微妈妈’?这样可能会涨粉。” 黄湘青皱眉“啧”了一声,说了声“没大没小”,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容微没继续睡,她在床边坐了一会,起身走向卫生间。 洗漱好回来,床头的手机无声,但屏幕在亮。 还挺凑巧。她想。 她接起,那边是戴须。 显然戴须也知道了这件事,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好吗?” 容微笑:“我能有哪里不好?” 戴须:“你今天上热搜了,我以为我看错了。” 容微调侃,“我也以为自己看错了。我妈说我要火了。” 戴须的嗓音这时才稍微放缓,“有人打骚扰电话给你吗?你的联系方式最好换一下,我看到已经开始有主流媒体转载你的照片了。” 容微:“没有。就是微博粉丝涨了一点。” 戴须那边没说话,容微等了一下,然后听到他说:“再发酵一下,可能会过十万。” 容微没说话。事实上她微博发得最多的是自己的摄影作品,除此之外,没有自拍也不写心情,可以说毫无看点。 戴须:“再这么下去我怕你的信息泄露更多。这样吧,我让助理给你办个新号码,你原有的先注销。我再去打点一下,尽量把这事对你的影响降到最低。” 容微道了声谢,然后问:“会影响到我爸妈吗?” 戴须答会尽力控制。 容微点头,“电话号码不用了,我让我妈帮我去办。” 戴须“嗯”了一声,然后说,“你这几天少出门,出门也最好有人陪着,有些人挺疯狂的。” 容微心想,总归是有个靠谱的好,不然只会像她妈这样说一句“你要红了”。 她笑,“过几天我哥就回来了,他一回来哪还有我单独出去的份。” 戴须听到这话总算笑了一声,“容城要回来了?” 容微“嗯”了一声,上升语调,“他浪了快两个月,再不回来修锐要炸毛了。” 戴须的口气没有一开始严肃,心情稍微轻松,和容微闲聊起来:“容城这次去了哪儿?” 容微撇嘴:“不知道。据说前两个月都没信号,最后几天才找到个有信号的地方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戴须笑了一下,“那行吧,到时候他到家了,你通知我,我们一起吃饭。” 容微应声。戴须又交代了一番,这才挂断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