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微在咖啡店待到下午四点,最后被容城的电话叫回去。 回到家刚一开门,容微就受到一个熊抱。她笑了下。 容城抱够了松开她,揉揉她的头发,“去哪了?” 容微往里走,“门口咖啡店。” 容城跟着她,“咖啡呢?” 容微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你没说你要喝。”说完后,“嘭”的一声关上门。 容城:“……” 有点跳脚,他在门外猛锤了一下门,“两个月没见,你就这么对我?!” 容微换好居家服出来,拉开门,看到容城一手撑着门框,皱眉看她。 容微忍不住笑了,这个皱眉可比刚刚在咖啡馆的那个好看。 容城看样子像是刚回来,还穿着黑色短袖和迷彩长裤。他出去这一趟变瘦了不少,本就是修长清瘦的体形,这一看居然瘦得和容微差不多了。脸上晒得有点黑,左半边脸有一道划伤,伤口正在结痂。而让他整个人变化最大的,要属胡子。他下巴一圈和鼻子下方,都留了短短的胡子。本来他气质清朗,这胡子一留,气质就变了,现在看着是雅痞的大叔范。 ……………… 容微看了一圈,“啧啧。” 容城摸摸脸,“干嘛!” 容微摇了摇头,“你颜值下降了。”说完从被容城虚虚挡着的门框中溜出来。 容城双手叉腰,没追上去,表情有点咬牙切齿。 他转头走向自己的房间。 容微走到厨房,黄湘青正忙着。 容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黄湘青没工夫看她,“你去打电话给你爸,说你哥回来了,让他回来路上顺点卤味和海鲜。” 容微点头往外走。 ………… 打完电话她拿了瓶酸奶走到客厅沙发,过了半个小时,容城穿着居家服出来,容微看一眼,挑眉,“把胡子剃了?” 容城白她一眼,走到她旁边坐下,“说吧,微博是怎么回事?” 容微头也没回,拿起桌上的薯片吃起来,“你不是都知道了?” 容城:“我知道归我知道,你说归你说。” 容微不太想谈论这个话题,她转头对容城:“如果你有什么要提醒我,你就说,如果没有,那我没什么可说的。” 容城盯着容微看了几秒,末了,摇头痛心疾首道:“两个月没见啊,你就这么对你哥,我心痛!” 容微:“我觉得修锐的心应该比你更痛。” 容城脸色一下子严肃起来,“别和我提修锐,臭小子我休假两个月,电话一天没断过!” 容微:“那你接了吗?” 容城:“我在休假,接什么!” 容微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容城:“良心是什么?” …… 这么一闹,父亲回来,一家人聚齐,算是吃了顿接风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