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学还有半个月,容微依旧宅,容城倒忙得不可开交,修锐在得知容城回来的第二天就上门来把人抓走了。 他们俩开了个室内设计工作室,看样子生意还不错。 这几天容微接到了几个电话,对方说自己是染之的员工,希望和她面谈。 容微想,前半个月也没见有电话来,现在倒急了。她拒绝。 ……………… 这天容微正在接黄湘青的电话,这边就有秦诗的插播进来,黄湘青在催婚,容微乐得挂电话。 秦诗废话不多,只问她今天晚上有没有空,能否到她公司一趟。 容微当然有空,和她确定了时间地点。 染之离她家不近,她出门的时候刚好晚高峰,不出意外,她迟到了。 秦诗接到她后直接带她去了总经理办公室,陪着她坐了一会,不久就被人叫走了。 ………… 有人给她送上了一杯茶,容微道谢,拿过茶杯抿了一口,低眸时余光看到有人正大步走进来。 顾冉把文件往桌上一扔,随手抽了一瓶水,一手挽起袖子,在容微旁边坐下。 “考虑得怎样?”顾冉双肘抵着膝盖,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容微不用想也知道他在问什么,真是奇怪,为什么他自己不直接找她? 容微微笑了一下,开口道:“不适合。” 顾冉垂眸听着,闻言余光挑起,扫了容微一眼。 这个答案并不出乎顾冉意料。 顾冉把矿泉水瓶往茶几上一放,坐直身子,“条件还不够诱人?” 他看了眼手表站起来,低头俯视容微:“我现在有个会,你过来旁听吧。” 容微闻言放下茶杯,跟着一起站起来。 会议室里已经有人,杨之祁看到顾冉用眼神示意他坐下,容微后一步进来,杨之祁看到她,转动着笔,挑了下眉。 顾冉帮容微拉开一把椅子,示意她坐,然后自己走到会议桌前端坐下来。 顾冉到前会议已经开了一半,容微看着ppt上大大的“Un”。这个牌子她听过,比利时一个小众品牌,以香水发家,后涉足服装,护肤品。 从他们的交谈中容微听到会议主旨:今年他们全面进军中国,需物色一位中国区代言人。 现在和顾冉谈的应该是他们的中国区代理广告公司。 会议进行到结尾,包括秦诗在内的一些练习生也被叫进来旁听。 ………… 会后容微跟着一群人出来,顾冉走在她前面,看了容微一眼,问:“听过Un吗?” 容微点头。 顾冉:“所有经纪公司都想抢这个资源,我们近水楼台。” 染之的合伙人是杨之祁,杨之祁的另一个身份是知名广告公司的老板。 顾冉:“这个牌子是时尚圈的心头爱,拿下它就等于一只脚踩进时尚圈。”顾冉瞥了眼容微, “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 容微不说话。 顾冉:“沈辛梧至今也没接到过几个像样代言。但如果这个牌子让秦诗接了,我保证可以让她拿到比沈辛梧更好的广告资源。” 顾冉一直看着前方,没注意容微。容微抿了下嘴,眼睛往四处转了转,接着说:“然后呢?” 顾冉脚步停了一下,转头看向容微的眼睛,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容微看到他眉头隐皱。容微回视,笑了一下。 这个停顿只在一瞬,下一秒,他转回头继续朝前走。 到总经理办公室,顾冉帮容微开了门,“进去坐。” 容微:“不用了。”她径直走进去拿上车钥匙。这次出门她依旧只带了个车钥匙和手机,刚刚去会议室就顺手把它们放在了顾冉办公室。 回到门口,容微看着一手撑腰一手握着门把手的顾冉,“秦诗什么时候下班?我顺道接她回去。” 顾冉盯了她一秒,右手放开门把手,不轻不重地一推,转身就往外走,没说话。 ………… 走道那头的杨之祁正一边打电话,一边走过来,看到容微,收了线往这边走来。 容微之前见过杨之祁一面,那天正和容城,戴须吃饭,席间戴须碰到熟人过去打了个招呼,回来后说那是个富二代,开了家广告公司。容微顺势瞄了一眼,是杨之祁。 杨之祁眉眼全是笑,对容微打招呼:“不进去坐坐?” 容微报以微笑,“不了,我去接我表妹回家。” 杨之祁作势要开门,闻言长长地“哦”了一声,歪起嘴角笑:“你表妹是哪位?我带你去找。” 容微报了秦诗的名字。 杨之祁带着她来到练习室,推开门,喊了声“秦诗”,看到秦诗后,朝她勾了勾手指。 秦诗走到杨之祁面前,杨之祁示意了一下,说道:“今天先走吧。” 秦诗点头,“谢谢杨总。” 容微也道谢,杨之祁不在意的挥挥手,“为美女服务,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