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微还是早到,惯例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刚坐一会就看到顾冉走进来。 顾冉径直走到她面前坐下,笑道:“来这么早?” 容微也笑,“刚到。” 顾冉帮两人点了咖啡,转头看容微,她今天穿了件一字领,视线所及之处没有任何饰品,黑发黑衣衬得她皮肤尤其白皙。 她一手搭在桌上,身体前倾,锁骨与脖颈之间显露浅浅的凹槽,一字领衬得她锁骨显眼,她的锁骨非常好看,细且长。 顾冉盯着她的锁骨看了几秒。锁骨处的皮肤白皙,显得锁骨很是脆弱,好像一咬就会断。 咖啡很快上来,顾冉端起喝了一口,下咽时不自觉舔了舔牙齿。 他放下咖啡杯靠上椅背,交叠起双腿,一手闲搭在大腿上,一手还握着咖啡杯的杯柄,“之前的事考虑得怎么样?” 容微笑着,“还问这件事?” 顾冉仿佛猜到她这个态度,从胸腔中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眼睛一眨,头转向一旁。 过几秒,顾冉再看向她,说道:“说正经事。” 容微没抬头,只掀起眼皮看他,手里搅动着咖啡匙,不说话。 顾冉继续道:“你的摄影作品我看过,还不错。” 容微有点反应,抬头迎上顾冉的视线。 容微:“你怎么知道?” 顾冉左眉一挑,连带着嘴角轻挑,无可奉告的表情。 顾冉:“我是想让你帮秦诗拍照。” 容微下意识重复:“秦诗?” 顾冉:“秦诗需要一套这样的作品,能让大家惊艳,让大众看了以后忘不了她。”顾冉看她,“忘不了不仅只靠容貌,还靠照片里的情绪。” 容微点头,但她疑惑,“我不是专职摄影师,新人拍新人,搞砸了怎么办?” 顾冉笑了一下,交叠的双腿放下来,一只手臂撑着桌沿,身体略微倾向窗边,但视线依旧在容微身上,这个姿势像是要说什么秘密,容微不自觉靠近了一点,只听到顾冉说:“搞砸了就继续拍,拍到不砸为止。” 容微笑。 她说:“你完全可以找个有名气的,大师作保,总比我这名不见经传的好。” 顾冉摇头,“知名的摄影师大多有自己的风格,这种风格已经有很多人演绎过,并不新奇,但你和秦诗的搭配是全新的,且你是秦诗的亲人,应该懂她,能拍到别人拍不到的情绪。” 容微低头搅着咖啡,听着顾冉讲话,其实这话说得再正经不过,但容微忍不住笑。 顾冉才说完,容微就清脆说了声:“好啊!” 容微眼神清亮,仿似有光,笑容明媚,顾冉盯了她一秒。 顾冉:“这事答应得这么爽快?” 容微眉头完全舒展,轻耸了一下肩,笑得有点调皮,“有兴趣呗。” 耸肩的缘故,锁骨突出,顾冉的视线不可抗拒的落在那双锁骨上,他重重眨了一下眼,脸偏向窗边,喝了口咖啡。 过一会儿他突然道:“但有个条件。” 容微抬眉,“嗯?” 顾冉:“我会和你签个合同,支付你酬劳,但合同期内你不许再接其他摄影工作。” 容微很快回道:“可以啊。” 顾冉笑了一下,视线调转。今天的容微和前几次不同,这个状态像她哥在场的时候,有点调皮,还有点少女的活力,是比较亲近的样子。 顾冉拇指摩挲着杯沿,眼睛看向窗外,无声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