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杨之祁开了车来接秦诗。秦诗不敢一个人下楼,央求容微一起。容微贪睡,坐上车时脸色很差。 杨之祁手肘搭在窗沿上,食指中指夹着香烟,脸朝外,眼色迷离喷出一口烟雾。 车内安静。 容微盖着披肩,靠着窗闭着眼,秦诗低着头看剧本。 杨之祁视线瞥向后视镜,那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秦诗的动向,他看着秦诗微缩肩膀低头,手里拿着笔。此时正翻页,声音几不可闻。 他盯了几秒,再吸了一口烟,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拿着烟的手在车窗外垂下,头靠上座椅,缓缓向内车顶喷出烟雾。 喷完烟的一刹那,眼睛舒服得眯起来。 秦诗没抬头,只是不声不响降下一半车窗,杨之祁无声呵笑。 ………… “哗”的一声,后座车门猛被拉开,顾冉作势要上车,在看到容微时一愣,随即挑眉一笑,“嘭”的关上车门,拉开前座上车坐下。 容微本就睡得不安稳,听到这声响是彻底睡不着了。她头仍抵着车窗,只是睁开眼盯着车内某个方向看,随后拽下披肩坐直身子,对秦诗说了句“水”。 没人说话,这一声“水”音色低沉,情绪难辨。顾冉微微侧头饶有兴致看向容微。 容微喝了水,拧上瓶盖的时候视线和顾冉交错,顾冉眼中透了点兴趣,脸上似笑非笑,容微脸色严肃,没和他打招呼,交错的视线一瞥而过。 顾冉无声笑了下,转回头整理了下坐姿。他今天穿了件白色圆领T,深蓝色牛仔长裤,本来外面还套了一件灰色细格子西装外套,但此时正搭在他腿上。略修身的牛仔裤勾勒出他两条长腿,副驾座那点小空间仿佛不够用。 杨之祁熄了烟:“还没开始?” 他漫不经心,“再等会。” 车外的空地上,工作人员正在拉横幅摆桌子。 容微看了眼时间,九点半。他们已经等了半小时。 有消息进来,顾冉看了眼手机,对车内人说道:“下车吧。” 容微只穿了件线衫,现在的温度略低,她披着披肩下了车,杨之祁先拉着秦诗过去了,顾冉走到容微这边,“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容微的起床气还没缓过来,只说了一句:“陪秦诗来看看。” 顾冉眨了下眼,双手撑腰,长腿随意摆放,很闲散的样子,白T衬得他皮肤更白,额头有几丝淡纹,胡子剃干净了,但还是有点淡淡的印记。他不是奶油小生,这张脸上多少有点风月印记,尤其似笑非笑的时候风流味更甚。 他似笑非笑看着容微,头朝剧组方向一扬,对容微道:“走吧。” 那边开机仪式已经开始,秦诗和司徒妍站在正中间。司徒妍墨镜遮了小半个脸,长波浪黑卷发高高扎起,黑色破洞上衣,破洞牛仔裤,很是帅气。 周围一群工作人员在围观,有个身影看到容微和顾冉一同走近的时候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