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冉陪容微看了会就去一旁接电话了。而这时有人轻拍了一下容微,她抬头,看到戴须。 容微丝毫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戴须,她忘了戴须是司徒妍的经纪人。 她终于露出一个笑,“好巧。” 戴须忍不住弯起嘴角,“不巧,我本来就应该在这。”顿了一下又问:“你一个人来的?” 容微摇头,“我陪小诗一起。” 戴须若有似无往顾冉那个方向瞟了一眼,旋即又笑道:“秦诗呢?” 容微:“去化妆了吧。” 戴须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一番,笑道:“看来海岛之行还不错,晒黑了。” 容微笑:“我这算好的了,你应该看看容城,他黑得快有暗中隐形技能了。” 戴须大笑,“有这么严重?” 容微:“可不是。” ………… 顾冉左手夹着手机,机身在右手手指上轻轻敲打着,眯眼看向不远处的两人。 容微穿了件修身线衫,外面披了件珊瑚色披肩,脸色在珊瑚色披肩的衬托下更白了一点,似乎擦了唇彩,嘴唇粉嫩,衬托着白皙的脸,色彩更甚。 此时她拢了拢披肩,双臂交叠,微抬起头,姿态慵懒。 而戴须。黑色西装,里面是白衬衫,扣子没扣好,领口敞开着露出他黝黑的皮肤,西装和衬衫的袖口/交叠向上挽起,小臂粗壮。头发没有打理,很乱,有几束翘起,还有几束软塌塌搭在额头上。 事实上戴须并不适合穿西装,本该斯文的西装西裤,在他身上有种粗犷感。而他现在和容微站在一起,皮肤一黑一白,容微纤细柔美,戴须身上的粗犷感更甚。 戴须有多狠,顾冉是知道的。 有人这样说过戴须:他的单眼皮很有特色,但当他撑着这样的单眼皮盯向某人的时候,他的眼神能化作刀,眼皮是利刃,轻而易举挑开你的皮肤,割下你的肉。 曾经有个不入流女明星在剧组骂他是条狗,他不反驳,后来等他资源起来,他不计前嫌签下那个女人,花钱花资源捧她上线,等名气终于大燥,他安排她两年拍了30部戏,无数广告通告,赚得盆满钵满。但最后在那女人鼎盛的时候,她滥交吸粉的视频和照片曝光。 那女明星连轴工作了两年,身体早已被累垮,经此变故,一蹶不振。 在外界看这是狗仔爆料,但这料是谁发出去的,圈里人心里有数。 戴须知道怎样才能置人于死地,也知道怎样报复才更爽。 他为达目的可以誓不罢休,常人的伦理,社会的规则,在他眼里是不存在的。 顾冉想起沈辛梧角色被抢这事。 彼时片方本就将女主锁定沈辛梧和司徒妍,但犹豫不定,于是双方都做了接洽。最后得知司徒妍档期排不开。于是女主敲定沈辛梧。 但签合同前几天,戴须突然改变主意,不仅透露可以接下这部电影,开出的价格还远低于市场价。片方被这巨大的让利诱惑,只能辜负顾冉。 顾冉安排沈辛梧接这部剧本就是填个档,顺便带新人。近年他对沈辛梧的经纪不太上心,他们俩的关系早已不如从前。这一违约,他没多为沈辛梧争取,借此机会狠捧秦诗一把也算扳回一局。 但事后他对戴须抢角色这事很有疑义,这本来是十分没必要的事。 顾冉看着站在阳光底下的两个人,戴须背对太阳,笑着对容微说话,他身形大,为容微遮了大半阳光。顾冉虽和戴须什么交情,但至少知道他的行事作风,按他那样的性格对无关紧要的人连说笑都很少,更何况讨好。 顾冉知道容微和戴须认识,是在7月。彼时他借着容微热度为《修罗场》买榜,但上榜才半天司徒妍受伤的消息迅速空降,#修罗场片场侧颜女神#的话题被刷下,再隔几天,连爆出容微照片的微博也被注销了。 对此顾冉没作表示。电影还没拍好,那时本就不是宣传的好时机,只不过借着热度把《修罗场》拎出来让大家眼熟眼熟罢了。 但这做绝的行事风格却很像戴须。他去问了认识的朋友,果然在背后操控的,是戴须。 彼时顾冉认为是戴须欠容微人情,但能让戴须帮到这份上,这人情欠得有点大。 但现在再看,就是另一回事了。 ………… 顾冉突然低头,狐狸一样的脸上露出笑容。 这人啊,总有些求而不得的东西,求而不得怎么办呢? 要看当事人的性格。 有人选择毁掉。有人选择保护。还有人选择强夺。 怎么选,都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