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冉朝前走了一步,叫了声:“容微。” 容微正和戴须说笑,听到他喊,笑着转过头“嗯”了一声。第二声调,问句。 阳光不烈,但顾冉依旧眯着眼,他没看戴须,径直走到容微身边,手轻搭在她肩上把她往自己的方向带了一下,“走吧。” 容微突然头皮发麻,肩膀微热的触感刺激到她神经末梢,这感觉迅速在她四肢百骸里传达来开,她整个人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心跳微微失序。 她暗自舒了一口气,没看顾冉,也没挣开,只是朝着顾冉的方向走了一步,作势要走的样子。顾冉本来是轻靠,这一走倒刚好走进他怀里。 容微脑子空白了一下,但马上反应过来。她没动,只是和戴须打招呼:“我们先去找秦诗,到时候再聊。” 戴须点了下头。 ………… 顾冉揽着容微走了。戴须看着眼前两人,同样修长的身形,同样深蓝色牛仔裤,衣服一黑一白,腰身尽显,女方高度刚好在男方下巴,被他揽着时十分小鸟依人。这样亲密的姿态好似穿情侣装的养眼情侣。 戴须看着看着,突然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拇指食指捏紧烟头,送进嘴里一瞬间,牙齿突然不堪重负般落下,四分之一烟头被咬断。他狠吸一口吐出烟雾,仍咬着断掉的烟头,摩擦几下后,他转头,“呸”的一声把它吐在地上。 顾冉仍揽着容微,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四目相对,顾冉眯起眼睛,然后舒展,勾起薄唇笑了一下。 ………… 走进室内,顾冉松开容微。 容微朝后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戴须,她再转头看顾冉,没说话,只揽紧披肩,不动声色走开一步。 顾冉慢悠悠走着,容微的动静收进眼里,他无声一笑。 到秦诗的化妆间,他们已经化好妆,秦诗拿着剧本在看,杨之祁没在,估计先走了。 顾冉把容微带到后就走开了。容微不想去打扰秦诗,就在一旁找了个位置坐下。 没过一会顾冉回来敲了两下门,对秦诗扬头,示意她去片场。 容微也跟着站起来。 顾冉走慢几步,刚好走在容微身边,容微不说话,顾冉拿眼角瞥她,说了句:“戴须走了。” 容微“嗯”了一声,也不看他,自顾自朝前走。 这反应堪称冷淡,但顾冉只是笑,左手百无聊赖般在墙上撑了一下,就这么一路抚墙到片场门口。 ………… 片场是个小客厅,沙发座椅风格偏港式,工作人员正在调试,导演在给两个女主讲戏。 秦诗穿着一身素净的墨绿色旗袍坐在沙发上,她还是有点瘦,旗袍穿在身上略有些松垮,露出的两只手臂骨感白皙。她虽睁着眼,但眼中无任何光彩,脸上施了粉,涂了唇彩,但起色看起来仍然不好。 另一边的司徒妍和她不同。她腰肢纤细,上围饱满,坐得挺直,白底粉花的旗袍服帖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往上看,脸上擦了挺多粉,画了个柳叶眉和大红唇,气色不错。 这是容微第一次近距离看司徒妍,她的长相不像沈辛梧那样魅惑,漂亮当然不用说,但除了漂亮之外,她的眉宇间还带了点英气。 这是在拍《香江》最后几集的戏,挺悲伤的故事。 安家两姐妹一起喜欢上周家大少爷。 安家姐姐安妤在外贤良淑德,心地善良,深受邻里乡亲喜欢,但个性图名图利,心机深重,为了争取周家大少不折手断。 安家妹妹安韵娇柔秀美,不苟言笑,一生为情所伤无数次,但总是伤了再试,试过再伤。她的一生全用在了爱上,是个为爱而生的女人。 不得不说,秦诗非常适合这个角色。她眼里总有一层愁绪,这种愁绪是被爱情伤过而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