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之祁手敲了下桌面,“我说…我们是不是走远了?叫容微来不是为了讨论写真集吗?” 顾冉打算为秦诗出一套写真集。单纯的摄影图能传播,但大众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有个写真集,秦诗在没作品的前提下以宣传为目的的曝光会多很多。这是经纪人惯用的老套路了。 这次叫容微来就是一起商量主题的,上次也说过了,这种新新组合很容易让别人眼前一亮。 容微对摄影这方面想法很多,她一早知道顾冉叫自己来的目的,提前做了准备。这会提出了自己几个设想,最后三方讨论下选出了一个。讨论完杨之祁邀请容微晚上一起吃饭,容微拒绝。最后杨之祁起身送容微,顾冉则去了自己办公室。 ………… 杨之祁回来后径直去了顾冉那,推开门看到他手撑着下巴垂眼看着电脑,杨之祁走到他对面坐下“哎”了一声。 顾冉抬起眼,额头浮现几条抬头纹,漂亮的双眼在杨之祁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又垂下眼皮。 杨之祁八卦道:“你刚刚在笑什么?” 顾冉“嗯?”了一声,“什么时候笑了?” 杨之祁:“别以为我没看到,就容微刚来那会,你低头一定在偷笑。” 顾冉抬起一只眼看向杨之祁,双眼一垂一睁,手背抵着下巴,因侧坐他只能斜视,眼皮一抬,眼波刚流传到杨之祁身上的那会,整个人的眼神到姿态堪称妩媚。但很快他笑起来,妩媚得像狐狸的样子转瞬即逝,“你倒是看得仔细。” 他没等杨之祁回答,自顾自说道:“我发现容微和你的相处模式和和她哥哥的相处模式是一样的。” 杨之祁疑惑,“那又怎么了?” 顾冉没回答。 前几天杨之祁对他说容微有趣,顾冉回忆了一下和她的相处,丝毫没觉得有趣。但今天看来,似乎容微只对他比较严肃而已。明明他和她认识比杨之祁要久,接触也比杨之祁要多,但看这相处形式倒像是她和杨之祁才是认识蛮久的朋友。 他想起容微在容城面前也是调皮活泼的,想来她本就是这样的性子,只不过对他区别对待了。 ………… 转眼11月。戴须送狗过来的时候容微正在修片。 快2个月没见,歇会儿长大了一点,但没怎么长胖。它趴在角落里,或许是到了新环境有点害怕,整只狗都恹恹的。 戴须把笼子放在阳台,回客厅坐在容微旁的沙发上。容微正裹着披肩盘腿坐在地毯上,她面前是茶几,上面放着笔记本,笔记本上是秦诗的照片。 戴须笑问:“怎么,把秦诗当模特拍着玩?” 容微盯着电脑没转头,“这回可真不是。这照片做写真集用的。” 戴须只用了几秒就明白了其中的关系,他往沙发上一靠,“帮顾冉拍啊!” 容微“嗯”了一声。 听到这声“嗯”,他眉头一凛,戾气迅速在眼中发散,他一鼓作气坐起来,脸凑到容微的电脑前,眼睛盯着照片,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微转头看了他一眼。 几秒后,戴须坐直身子说了句:“不错啊。什么时候帮我家新人也拍几张。” 容微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