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月是红毯,颁奖典礼扎堆的月份。 沈辛梧一行人带着《修罗场》去国外的红毯上走了一遭,走出来挺多新闻。司徒妍也去了,但她这次没带作品,只是跟着媒体去亮了个相。这一周的红毯可以说算个预热,之后国内各种颁奖典礼,真正角逐影后影帝的,才是真战场。 ………… 这周六容微难得没有赖床。中午容城从楼上下来叫嚣着肚子饿,拉着容微一起去了商场。 容微买了挺多菜,容城说她是不是疯了。容微只说晚上还有个人到家里来吃饭。 到家后容城在她家做了几碗家常菜,吃完饭就上楼了。 容微在沙发上睡了个午觉,没多久被猫狗的叫声吵醒,她醒来把一猫一狗赶进笼子里关了起来,然后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会呆,拿起手机来看,两点。 她转悠到厨房打开冰箱,把晚上要做的菜拿出来,洗的洗,切的切,分盘装好。做好这一些,三点。 她过去把猫狗的笼子打开,歇会儿马上窜出来,追着她脚跟直跳,而哈喽屁股对着她,优哉游哉走向阳台。 她思考了一会,约定的时间是晚上七点,还有四个小时,但顾冉的时间不确定,如果飞机不晚点,七点前可能就会到。她斟酌了一下,然后进卧室换了身居家服,走向厨房。 五点容城下来的时候,容微正在做红烧肉。 容城非常吃惊,他凑到容微旁,看着她波澜不惊的脸问道:“你怎么了?” 容微把他的头推开一点,回道:“怎么?” 容城气,“还怎么?!!!你在家可从来没做过饭!都是我在做!”容城越想越气,容微会做饭,但她不喜欢做,因此在家基本是容城做饭容微洗碗。 容城:“今天到底是谁来咱家吃饭?!” 容微据实回答:“顾冉。” 容城重复了一句“顾冉,好啊顾冉这个王八蛋!”过一会反应过来后,更加惊讶,“你和顾冉什么时候混得这么熟?” 容微没有回答。 容城在她身后来回踱步,边走边嚷嚷:“好啊,好啊,女大不中留!人家顾冉和你认识才多久,我们认识多久了?做饭给姓顾的吃,不给我吃!” 来回都是这一句,说着说着,声音渐小,音调里透着一股委屈味。 容微把红烧肉装盘,回头看了容城一眼,说道:“你来帮忙,晚上一起吃。” 容城炸了,“合着我必须帮忙才能吃到你做的饭是吧,人家顾冉什么事都不用做,等着吃就可以!” 容微静静的看着他不说话。 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儿,容城败下阵来,他认命端起红烧肉走到餐厅,回来的时候腰上绑了个围裙。 他看了容微一眼,容微只穿了一件居家服,袖子挽着,身前什么遮挡物都没有,此时菜正下锅,油心噼里啪啦全溅在身上。 容城“啧”了一声,“怎么就不记得穿围裙?” 容微不喜欢穿围裙,她嫌它碍手碍脚,不舒服。 容微回了句:“不想穿。” 容城摇头。 兄妹两人合作晚饭完成得很快,容城在做最后一个菜的时候修锐打来电话,他只好上楼先处理工作。只剩下饭后水果还没切,容微不慌。收拾好厨房后她先进洗手间洗了个澡,吹头发的时候敷了张面膜,居家服也换掉了,改穿一件杏色线衫,外面套件浅灰色长款毛线外套,这套服装也很居家,但没有那么随意。她长发中分垂着,刚刚吹完的头发还有点毛躁,看起来有种暖暖的慵懒感。 ………… 顾冉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 他在门口遇到容城,于是没按门铃,跟着容城进了门。 而屋内容微正站在厨房案台上,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握着哈密瓜,浅灰色毛衣的袖子被低低挽起,露出她白皙的一小截手臂,头低着,长发披在她耳边。肩膀以下的长度,发质柔顺,只有最外面一层有些可爱的小毛躁。 11月的天气,晚上已经有点冷,此刻窗外已经全黑,顾冉刚走进屋子的时候还带了些寒意,但马上就有暖意传来,菜香若有似无,客厅厨房灯光大亮,案台的光是暖黄色,这个色调让屋子的氛围更加温暖。容微就站在这束暖光下,她穿的那件宽大的长毛衣好像可以把她从头到脚裹在里面,毛衣的厚实加深了旁观者的温暖感,容微在这厚衣的包裹下显得小巧,而她认真低头的样子,就显得更加温柔。 顾冉突然觉得,这个屋子比它原有的温度还要更暖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