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之乾话音刚落,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骤然下降,彻骨的寒意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对上权烨那双不含感情,犹如在看死人的眼神时,陆之乾的心颤了颤。   他在害怕,在畏惧权烨的威压,也担心这个天神般的男人会对陆家动手,但是当余光扫到角落里的沐月时,陆之乾的信心与勇气就回来了。   权烨将陆之乾的小动作收入眼底,眸中的寒意又增加了几分。   呵……这个男人就是这丫头喜欢过的吗,也不过如此!   “宛宛,别闹了,快点过来我这里。”陆之乾嘴角扬起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声音柔情似水的蛊惑道。   若是以前,见到陆之乾这么温柔的一面,沐宛宛一定会兴奋的难以自持,但见过了这个男人最狠毒的一面,当再次见面之时,心底有的只有恨,毫无昔日一分一毫的爱意。   陆之乾其人,是一个魔鬼,带着虚伪面具的恶魔。   沐宛宛心底一阵恶寒,她随意的扫了一眼陆之乾,接着在陆之乾以为她要放开权烨过去时,扬起一抹讽刺又轻蔑的笑容,随后踮起脚尖,双手攀上权烨的脖子,用娇娇软软的声音道:“咯咯咯……陆少爷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跟你何来的多年感情?   我跟我家亲爱的可是从小就有婚约的,我跟他才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而陆少爷你,不是一直喜欢我妹妹,又怕被拒绝吗?所以才经常跟我打探我妹妹喜欢什么的,好讨她欢心吗?   你我之间虽然将来可能成为一家人,但也不能说出这种令人误会的话啊,不然你未来姐夫可是会不高兴的。”   一句接着一句的话语,将陆之乾所谓的感情澄清的彻彻底底,还倒打了对方一把。   听见这句话,陆之乾的脸色微不可见的暗了暗,而四周的这群人精,也都朝陆之乾投去意味深长的目光。   看着怀里面狡猾如小狐狸的女人,权烨眼中染上了几分笑意,他搂着沐宛宛腰肢的手用力了几分,将对方更加的贴近他的身躯。   一举一动,高贵出尘,如君临天下的王者,霸气又威严,不但不会让人觉得轻佻,反而给人一种郑重的感觉,好似怀里的女人,是天下独一无二的珍宝!   权烨扫视了一圈四周,不容置疑的宣示主权道:“宛宛这么贴心,让我倍感欣慰,真想马上就把你娶回家。”   英俊的男人,美貌的女人,这两个人的组合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而这一场由陆之乾主导的无言危机,就在两人秀恩爱,撒狗粮中完美化解,顺便还成功将众人的视线转移到了陆之乾与沐月身上。   “原来陆少喜欢的是沐家二小姐沐月啊,隐瞒的这么紧,差点就把我们给骗了。”   “这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又有感情的加持,修成正果不过是迟早的事儿。”   有人祝福,有人羡慕,有人不屑一顾,宴会一角,几个女人围在一起,用鄙视的目光上下打量沐月。   “沐家的这位二小姐,可是个名副其实的病秧子,也不知道有没有福气成为陆家的少夫人了。”   “我看啊,八成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