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离垂在身侧的手,没出息的颤抖着。 “阿离。”玄夜见状,握上她的手,安抚着。 后是绝路,前是火海。 她不敢想象,被火海燃烧吞噬的画面。 不知道这地狱烈火相比凤凰烈火哪个更厉害些呢? 那些被烧焦的灵魂...... 也许,下一刻就轮到他们。 “我们走!”玄夜拉着凤离转头就走,奈何她此刻腿脚有些发软,一个踉跄就要飞扑在地上。 玄夜将凤离横抱而起,迅速向相反的方向冲去。 身后原本‘老老实实’的火海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朝着他们伸出了嚣张的魔爪。 “这火……这火好像长了眼睛!”凤离惊呼。 “玄夜,快放下我,你抱着我根本逃不掉!凤凰是不怕火的,你快想办法自己离开!” “闭嘴!”玄夜吼了回去。 他怎么可能把她仍在这个地方,让她被火海吞噬! 他心中甚至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若是,若是今日能和她一起葬身火海,哪怕生生世世困在地狱火海受烈火吞噬,他也无悔。 似是要成全他的想法,火海无情的向他们扑来。 可......就在最后关头,火海却突然静止了下来。 “等等,玄夜!”凤离第一时间发现了火海的‘动作’。 “你慢慢移动几步。”凤离道。 玄夜听话的走了两步。 火海也挪了大概两步的距离,然后又停止不动了。 “咦?”凤离示意玄夜将她放下来。 似乎在这个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手中的‘拂雪’一直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什么异常。 拂雪是上古神器,每当凤离遇到危险,拂雪都会有感应的保护她。 “你们命可真大。” 正当他们疑惑之时,身后蓦地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你是何人!?”玄夜将凤离护在身后。 “呵,我是何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带你们离开这个地方……” 凤离打量着此人,是一个穿着朴素,面向十分普通的男子,白白净净的倒像是个书生。 她看了看身后的火海,又转而看向眼前突然出现不知来历的男子。 “我们凭什么信你?” 男子笑了,笑声有些邪魅:“可以不信啊,除非你很喜欢这个鬼地方。” 说完,他转身就走…… 凤离对玄夜使了个眼色,二人不再迟疑跟了上去。 男子见他们跟在身后,慢悠悠的开口道:“地狱火海只会吞噬世间的恶灵,换言之……” 男子犀利的眸子盯着凤离:“像你这种,仙气纯正的,火海是伤不到你的,而你身边这位,纯粹是占了你的光,不然,单凭他身上邪祟之气,就已经被火海吞噬的渣渣都不剩了。” 男子的眼睛就像一把利剑般,能将他们看透。 尤其是他的眼神落在玄夜身上的时候,似乎停顿了片刻,眼中闪过一抹看不透的意味。 “你……”凤离不满的皱了皱眉,‘邪祟’这个词来形容玄夜,未免太过难听。 玄夜拉了拉凤离的衣袖,示意他并不在意,他真的不在意,反正,他生而为妖,邪祟又如何,没什么区别。 反而,心中暖暖的。 凤离就像他黑暗生命中照射进的一束阳光,珍贵而温暖。 只有她,会为自己出头。 …… 有了男子的领路,他们竟然顺利的离开了这里。 凤离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双手抱拳:“多谢这位朋友相助,来日,定当相报!” 男子薄冷的唇边划过一丝邪魅的冷笑,慵懒中带着几分冷魅:“相报就不必了,我本是冥界这片荒芜之地的管理者,这是我的职责,只不过……” 明明还是那一张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脸,此时此刻,却让人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能拥有这般本事的人,应不会有着这么平凡的一副面容吧,凤离心想道。 或许,此人施法掩盖了样貌。 让凤离心中很不自在的是,此人太过神秘,给人一种看不透的缥缈感觉,而她和玄夜……在男子的眼中,却是被看的透透的。 这种感觉,令人很不爽。 男子不知凤离此刻心中的想法,对凤离二人说道:“只不过,我看你们并非我冥界之人,此地不是你们能来的地方,还是速速离去吧!” “好,我们正要离开,这就走。”凤离赔笑道,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眼下此人怎么也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 更何况,这还是人家的地盘。 男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