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倒回到七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夏天,那时一切都岁月静好。   颜菲真正注意到高宇宸,是在高一下学期的运动会上。高宇宸虽然是校园里的名人,以中考状元的身份保送进三中,又分在一个班,但两个人却没有太多的交集,他身上好像有一种光环,高高在上的,像太阳般炽烈,让人不敢靠近。   那天阳光很好,运动会已经接近了尾声,还有最后一个项目——篮球赛,颜菲所在的三班进入了决赛。三班的主力是高宇宸和帅中带点痞的霍霆轩,两人背靠背站在球场上跃跃欲试的样子,像极了流川枫和樱木花道。   三中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先进的教学设备,优雅是教学环境。想要进入这所学校,要么成绩像高宇宸那样优秀,要么像颜菲那样有家庭背景。   两人唯一的一次交集是在刚入学的时候。   拿着手中的录取通知书抬头找着自己的教室,颜菲轻轻念道:“高一三班……高一三班……”   不断有人兴冲冲地从她身边超越穿过,颜菲找到了高一的楼层仔细搜索着。   六班、五班、四班、再走是经过一处转折,是这层楼的大厅。一班、二班,奇怪,怎么没有三班再往前就是洗手间了。   颜菲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想了想可能在后面,又看了一眼通知书,转身就向后面走去,由于转身走得太急,刚转身迈出步子就撞进了一个人怀里。颜菲慌忙迅速的退开,理了理额前散乱的头发。   首先印在颜菲眼帘的是一张英俊的脸。   两人定定在原地相互对望了几秒。   良久,颜菲咬着嘴唇低着头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抱歉,刚才没注意不小心撞到了你。”   高宇宸上下打量了一番,微微一笑:“没关系,你也是新生吧,哪个班的。”   “嗯,我是三班的,刚才一直没找到教室。”颜菲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男生。   “好巧,我也是三班的,我叫高宇宸。三班教室应该在前面,过了洗手间就到了。”高宇宸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高宇宸?”颜菲忽然想起刚刚在分班大榜上看到过这个名字。   “你就是今年的那个中考状元?高宇宸?”   “算是吧。”   “哦,谢谢,我叫颜菲。”   “颜菲。”高宇宸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嗯,很好听的名字。走吧,一起过去。”说完就朝着前面走去,颜菲愣了一下,然后默默的跟在了后面。   看着这个背影,白衬衫,浅蓝色牛仔裤,白色跑鞋,颜菲忽然有一种很清爽的感觉,一缕阳光照射过来,恰好打在了高宇宸身上。   颜菲跟在高宇宸身后,静静的看着这个男孩。像是被他身上某种东西吸引了。   球场上,高宇宸运球帅气的过掉了对方,一跃而起,命中篮筐。   场下响起女生们激动的尖叫和雷鸣般的掌声。   “成绩好也就算了,球打得好也就算了,关键是还帅得那么过分。”张思悦在颜菲旁边一脸崇拜的看着高宇宸,两只眼睛都能冒出爱心来。   颜菲白了一眼:“花痴本性又漏出来了。”   张思悦是颜菲的小学和初中同学,也是她最好的朋友,两个人整天形影不离无话不说。用范玮琪那首歌《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来形容她们最好不过了。   张思悦看着球场的风景:“我要是他我就去考电影学院,然后毕业就去当大明星,就这颜值,想不火都难。”   颜菲朝高宇宸的方向看去:“我觉得他也就这样。”   “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当然看不上了,你想要什么样的没有,再说了,你还有一个又帅又优秀得不像话的哥。”张思悦看着她一脸的嫉妒。   “你要羡慕的话,我叫他认你做干妹妹。”   “你哥在我们学校的那就是一尊神的存在,校长恨不得把他的照片挂在自己办公室里,你看咱们学校知名校友荣誉栏上他的照片最显眼,他照片旁边的是他的作品吧?”   颜菲专注的看着球赛:“嗯,那是他第一次比赛的获奖作品《天空的颜色》,他无偿捐给了学校。”她见过那幅画,那幅画是哥哥的成名作之一,当年在国外拍出了百万的天价,没想到哥哥竟然捐给了母校,她印象中的哥哥从来就没有那么大方过。   “你看人又好,又帅,又是高考状元,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一个哥哥呢。”张思悦边掰着手指头边说着。   颜菲看着她:“有时我都怀疑,我爸妈把最好的基因都传给了他,剩下不好的都给了我。”   “我要有这么一个哥哥,我做梦都会笑醒,你信不?”   颜菲从小就是跟在哥哥身后长大的,父母工作很忙,满世界的跑,只有哥哥陪她,照顾她,虽然她们也经常斗嘴。   她非常喜欢天空,很蓝很广阔,所以她很羡慕鸟儿,可以在天空中翱翔。   球赛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两边比分不相上下,球员们开始急躁了起来,因为所剩时间不多了,只剩最后几分钟。   高宇宸表现得很冷静,节奏控制得很好,丝毫不受其他人快节奏的影响。   对方连续两个三分占据了上风,三班的球员一下就乱了阵脚。高宇宸霍霆轩双剑合壁把局势稳了下来,霍霆轩的速度很快,接连得分。   最终以一分之差战胜了对手,获得了冠军。   比赛结束,场下的女生纷纷涌了上来。高宇宸站在原地休息,忽然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给。”   颜菲把手中的水递到了他面前,他犹豫了一下,才接过水:“谢谢。”   颜菲看着他:“不客气。”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