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你醒了,你还可以多睡会儿,现在还早呢!”护士走了进来。林繁缕这才发现自己什么时候睡到床上去了。 好像看出她脸上的疑惑,护士开口解释道:“昨晚你在外面的椅子上睡着了,夏医生突然回来说要拿什么东西,然后把你抱到他的床位上了,后来过了好久才回家。” 拿东西?这么晚了,还能有什么东西要拿?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对撒谎一窍不通。林繁缕不由得苦笑。 “对了,夏医生让你醒了之后喝一杯蜂蜜水。”护士将杯子递给她。 “谢谢。” 林繁缕看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沈懿期估计也快回来了。林繁缕起身整理好自己睡乱的床铺。“夏医生什么时候来上班啊?”她还是得和他亲自道谢。 “这个我不太清楚,你可以自己打电话问问夏医生。” 林繁缕默默点头,打电话就还是算了吧,还是下次自己来复查的时候再来道谢吧。 病房里,林繁缕守着沈阿姨,时间还早,沈阿姨昨晚检查,输液,折腾了很久,现在还在沉睡。 “喂,然然,对,我朋友的母亲昨晚生病,我带她在医院。嗯,帮我打个掩护,我应该过会儿就回来了。” “我知道,拜托拜托,我的好然然,求你了,我实在没办法走开……好,等我回来请你吃饭,随你选!”又是一次大出血,林繁缕看看自己的银行卡余额,唉! “繁缕!”一名男子有些气喘吁吁朝她跑过来,白皙的面容上还有丝丝汗珠的痕迹。 “懿期哥,你来了。” “我刚刚一下飞机就赶过来,真的麻烦你了。”沈懿期的眼神满含歉意,的确,让一个女孩子半夜陪自己的妈妈去医院,听起来确实不应该,但他也是无可奈何。 沈懿期一向待人温柔谦和,特别对林繁缕在工作生活上帮了她很多,陪她在她人生最失意的时候一路走过来,真真把她当成自己的亲人来看待。 “你别这么说,沈阿姨这几年帮了我很多,我也时不时去蹭饭,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对了,医生说阿姨已经退烧了,情况基本稳定,你不用担心。” 沈懿期这才松一口气,这几年他的工作越发好起来,出差应酬也随之而来,他小时候父母离异他被判给妈妈,父亲带着妹妹一走来之,他知道妈妈不容易,但工作的事让他不得不留母亲一人在家。 不能好好照顾母亲,陪在母亲身边,这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大的遗憾。 沈懿期看着眼前为母亲忙前忙后,觉得如果有这样一个女孩可以和自己一起照顾母亲,好像也不错。 时间原因,林繁缕不敢耽搁,让宋然给自己打掩护只是缓兵之计,她还是得早早回去上班,昨天请假一天去看病已经堆积了很多工作,再耽搁下去,领导可能会把她大卸八块。 匆匆和沈懿期告别后,林繁缕再次回到公司。 “小繁缕~你终于回来了!说好请我吃饭的,可不能反悔啊!”宋然和八爪鱼一样缠上她,林繁缕一阵恶寒。 “放心放心,少不了你的。今天晚上吧,今晚小东篱约起来怎么样。” “今天晚上?今晚不行,我打听到我的男神今晚休息,我得约他吃饭去。”宋然眯起眼睛,已经开始想象晚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