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托里尼国,你可以不知道国王,但是不能不知道光明神——兰斯洛特,即便他的名字家喻户晓,也没有人敢说出口,总是恭敬而虔诚地称他为光明神大人。   据说他是在莫托里尼国第一任国王登上宝座时出生,历经数十代国王,迄今为止已经有七百多岁了。   据说他是光明神的化身,是上天派来守护莫托里尼国的神明。   据说他虽然已经有七百多岁,但容貌仍如少年,银色长发犹如缎带,五官俊美异常,是全莫托里尼国女子想上一想都怕亵渎了的神明……   莫托里尼国的每一任国王只有得到了他的认可才能继承王位,在莫托里尼国,他的地位凌驾于国王之上。   “为什么他是神?”她不解地问。   “因为它不老不死,永生不灭。”莫托里尼的国王慈爱的看着这个自己最爱的女儿,心里最钟意的王位继承人——安塔莎。   “但不老不死,永生不灭的不仅仅只有神,还有魔鬼。”她皱着眉反驳。   国王心里闪过一丝赞叹,不愧是他看中的继承人,果然才思机敏,但还是太天真了。   “这样的话我不想听到第二次。”心中虽然是那样想的,但国王还是神色严肃,“因为他是莫托里尼国的守护者,没了他莫托里尼国就不复存在,而莫托里尼国的守护者只能是神。”   这样似是而非的话让安塔莎更是一头雾水。   其实这不是她第一次听到兰斯洛特的存在,早在母后还未因病过世的时候,就常常听她说起过这位光明神。   母后在未出嫁前就很崇拜光明神,曾报名过神殿女使的选拔,可惜被淘汰了,用母后的话说,即便只是远远的看上光明神一眼,就能让人感激涕零,可惜他从未见过母后,即便是在母后当上王后之后。   这个人很神秘……   她在心里下了结论,也开始默默的关注他的消息。   他曾说,无论男女都是神创造的生灵,理应平等,于是法律开始注重保护妇女的利益,妇女们也开始走出家门,不再是男人的附属品。   他曾说,学习是神赐予每个人的与生俱来的权利,于是莫托里尼国开始兴办学校,每个人都以读书识字为荣,文人们更是对他推崇备至。   他曾说,国王是国家辛苦的管理者,每个公民都应该尊重他,于是国王管理起国家更加的得心应手。   他曾说,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神的,每个人都有义务信仰神,神会赐予人们幸福,于是即便是路边的流浪汉也会随身携带着神像。   安塔莎看着桌上摆放着的据说是以兰斯洛特为原型绘制成的神像,心绪莫名,或许他真的就是一位神明,虽然她也不知道神明是什么样子,但他看起来那么完美,不是神又是什么呢?   可安塔莎也如她的母后一般从来都没有见过光明神,即便现在了解的再多,也不过都是道听途说罢了。   说来也奇怪,国王的原任妻子,也就是安塔莎的母后,到死都没有见上光明神一面,而国王在安塔莎母后死后又娶的现任妻子,却在成婚当日就受到了光明神的召见。   当今王后所生的小王子,也在出生后就被接到了神殿,由光明神兰斯洛特亲自教养。   这就导致了虽然安塔莎为国家做了很多事,在民间的声望很高,但莫托里尼国的人民还有很大一部分都很关注着由光明神教养的小王子,并称他为神赐之子。   这对安塔莎确立王位继承人的身份很不利,即便那个所谓的神赐之子现在只有两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