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情书真的不是你写的?”   “……”   “那你喜欢林嘉吗?”   “……”哪怕林琛说十句话岑小南也不见得回答他一句,但他还是喋喋不休的在她耳边不停的叨叨。   林曼简直不想给她这个智障弟弟一个多余的眼神,况且也要上课了,她用力拍了他一下后脑勺就回座位了。   林琛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他还是先去拿课本。   “岑小南……瓜,跟我一起去拿课本啊!”   她终于动了,老成得像个满脸皱纹的老学究婆婆:“岑小南。”   “岑小南……瓜,更好听。”   她又咬腮帮子了,她又生气了,还有点不耐烦。   “好!岑小南。”   她能够回答他实属难得,还是不要一次性惹毛她。   岑小南认真的贴着她被撕坏的那本书,几句话的时间就已经贴好,她压了压被胶布粘好的地方,把书放进课桌里。   “走啊,岑小南同学!我不知道路,带我去好不好?”   “……”   “同学我带你去吧。”岑小南课桌前的同学主动说。   她有些害羞,声音捏得细细的。   “不用,谢谢。”林琛想也没想就拒绝,转头又跟岑小南说:“带我去吧,马上上课来不及了。”   “你要是再不去,就真的来不及了。”   岑小南压根不给他多的眼神,从课桌里拿出一本练习册,然后居然无视他,认真的做起了题。   “嘶……”他深吸一口气:“去就去!”   林琛趁着她不注意想伸手揉她头顶,岑小南反应很快的躲过了,不过他还是碰乱了她的头发,然后咧着嘴跑了出去。   不知道路……   借口而已。   岑小南腮帮子咬得紧紧的,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继续做题。   “岑小南,你之前就认识他吗?”刚才那个同学转身过来,同学三年以来,她第五次主动跟她说话。   “不认识。”   “怎么可能!不认识他怎么会对你动手动脚的?他还揉你头发,这个动作很暧昧的,你们什么关系啊?”   岑小南握笔的手顿了一下。   “没关系。”   “嘁!我才不信,你们要是不认识没关系,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主动要求坐你旁边?”同学撇了撇嘴。   “可能……”岑小南在一道题下面写下答案。   “可能什么?”   她刚问完,预备铃响了,上课了。本来就不闹腾的教室瞬间就更加安静,刚才哪些细微的抽噎声就凸显得更加明显,还夹杂着小声安慰人的声音。   “思思你别哭了,上课了。”   “我们相信你,这个纸条肯定跟你没有关系。”   “别哭了……”   安慰的声音之后,抽噎反而变成了小声的哭泣,很小声但整个教室都能听见,同学们都似有若无的把目光往她这边瞟。岑小南眼神的余光可以捕捉到这些目光,但她完全就像没看见,拿出了这堂课要用的英语书。   第二次课铃响起,英语老师走进教室。   英语老师是一个很年轻的女生,平时跟同学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关系也特别好,一进门就发现了顾思思在哭:“思思怎么了?为什么在哭啊?”   她不问还好,一问顾思思的同桌就像是被点了引线的窜天猴“嗖”的一下站起来,很凶的瞪着岑小南说:“岑小南你快点思思道歉!”   岑小南是听见自己的名字才抬头,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她的反应就好像无声地在说“聒噪”这个词。   “岑小南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现在是什么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