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那年的暑假,沈星被老妈安排到D城的表哥那里去实习,说是快要毕业了为以后积累一些经验。 沈星大学学的是财会专业,同寝室的其他几个女孩家里都帮她们找好出路了,有人一毕业就能去银行工作,每天朝九晚五,一年四季吹着空调,让沈星很是羡慕。她家里可没有那层关系,最好的也就是D城的表哥,自己开了个室内设计公司,让她当个会计绰绰有余。 就这样,炎炎夏日沈星坐上了前往D城的火车,因为正值暑假期间票源紧张,老妈只买到了硬座,沈星是一肚子的埋怨和委屈,可看到还有些人是站票的时候,她顿时又觉得挺满足挺幸运的。 车窗外辽阔坦荡的田野平川,还有远方若隐若现的绵延群山,在眼前呼啸而过,沈星觉得时间过得真是快啊,还记得高考前深夜奋战,以及拿到录取通知书欢呼雀跃,仿若昨天一般,那个时候她觉得再也不用陷身题海,可以好好享受大学时光,以及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可现在,大学都快要毕业了,她都不知道自己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在哪呢。 想着想着,沈星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在睡梦中她老觉得自己的头被什么一下两下的打着,其实是瞌睡虫把她的头一下两下的往车窗的玻璃上撞,倒也不疼,就是觉得累,醒不了。那种闭着眼睛睡不沉,又睁不开眼清醒的睡眠最累人。 她在半睡半梦中又不禁埋怨起老妈没给自己买卧铺,这天高地远的真要让她撞死在车窗上呀。 要不是你出现 我一定还在沉睡 绝望的以为 生命只有黑夜 没有谁能把你抢离我身旁 你是我的专属天使 唯我能独占 ………… 沈星的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坐在她旁边的人实在受不的推了推她,告诉她来电话了。 “喂——”沈星睡眼惺忪的接起电话。 “星星,是不是睡着了,千万别坐过站了。”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却很陌生,沈星看了看手机,是个陌生号码。可是他竟然叫自己“星星”,从小到大也就只有奶奶这样叫过她,就算自己的爸爸妈妈也是连名带姓的叫她。 “喂,你在听吗?” “你是谁?” “我是你表哥的朋友,他今天有事来不了了。你还有半个小时到站,别坐过了站。我在车站外等你。”电话那头的声音温和平静地解释着。 即将抵达一座陌生的城市,突然听到一句“等你”让沈星觉得好温暖却又好暧昧。可是她马上清醒过来,会不会是温柔的陷阱,毕竟自己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万一碰到骗子怎么办。 沈星挂断电话,才发现手机上竟然有七个未接电话,有三个是刚才那个陌生号码,还有四个是赵和平打来的,她的表哥叫赵和平,她回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便听到赵和平聒噪的声音,“沈星,你怎么回事,打了那么多电话也没接。” “我睡着了。” “就知道你会这样。” “你在哪?” “我临时有事走不开,我叫了一个朋友去接你。” “你也不怕别人把我卖了。” “放心,他是我很好的朋友,不会卖了你的。” 通完电话,沈星觉得这个表哥太不靠谱了,自己怎么会答应老妈来他这里实习。可现在也骑虎难下,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收拾好行理准备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