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第二天,那种离愁的心情依然没有好转。 中午休息的时候,沈星去了公司楼下的凉茶店,然后给唐然打了个电话,希望她能指点迷津,却听到她特别亢奋的声音。 “我们已经开始发传单了,反响特别好。” “噢。” “学校说这是件有利学校宣传的事,也特别支持。” “嗯,好事。” “沈星,你知道吗,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学生,能为学校做点贡献,那种心情真的是特别自豪。” 她完全可以脑补唐然热血沸腾的样子。 闺蜜已经满腔热血地投身到她们热衷的事件中去了,她却还置身事外,并且满腹忧愁,想来真是惭愧。 “你怎么回事,情绪不高啊,恋爱不顺利?” 是啊——不顺利。这次返程再相见不知要何年何月了,本是场风花雪月的事却突然变成了牛郎织女似的异地恋。 “你们发展得不错嘛,都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了。” “谁难舍难分了,只是有点……” “多情自古伤离别。” “你就别挖苦我了。” “我不管,你要赶快给我回来,要是乐队要换人,我可不管。” “谁说不回了,谁说要换人了。我又不是嫁这……”沈星突然停住,说得有点过了。 唐然哈哈大笑:“你想得好远啊,都想到嫁人了,回来记得给我带喜糖。” 好吧,她已经习惯了唐然的取笑,不过心情倒是好了一点。 再回到公司,沈星发现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 “今天晚上公司聚餐。”阿梅边翻着手里的资料边说。 “聚餐?” 公司一般是在月底的时候才聚餐,她有幸赶上了一次,可这还不到月中,聚的哪门子餐。沈星纳闷。 “托你的福,你表哥说是为你践行。”阿梅板着脸,因为没人再分担她的工作量了。“你现在把手上的工作整理一下交给我,不是明天不来了吗?” “明天不来?” 沈星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她的事怎么自己都不知道。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这下更是窝火。 “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我明天不用来了?”一推开办公室的门,沈星便对着赵和平兴师问罪。 “不想走?”赵和平面不改色。 “我的实习还没有结束呢。” “今天就结束了。” “为什么?” “你问他吧。”赵和平朝沈星身后扬了扬下吧。 扭头望去,她看见林闵生竟然坐在沙发上,正颇觉有趣地看着她。 沈星瞬间石化,接着满脸通红。他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怎么没看见,而且为什么都没有人告诉她。 简直窘到了极点,太丢人了,沈星捂脸想逃走。 “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他笑着上前拉过沈星的手,若无其事。 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好吗? 他低头一脸宠溺:“我来是想请你帮个忙。” “帮忙?”沈星似信非信,“帮什么忙?” “后天我们要去杭州开展会,人手不够,所以我请和平把你借给我。” 借?为什么是借? “你会答应我的吧。”林闵生眨了眨眼。 几秒后她总算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他想的办法。 她微微点了点头,心情突然就变好了。 赵和平实在看不下去了,装着盛气凌人的样子对林闵生说:“记住,你又欠我一个人情。还有,今晚记得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