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弦歌赶紧反驳,“警察同志,你别听我婆婆胡说啊.....” “肃静,”警察打断,“管女士,请不要影响你婆婆。” “可她说的不是真的。” “管女士,”警察又问,“那我问你,海豚湾是有名的情侣餐厅,你为什么和蔡先生出现在那里?” “是....姓蔡的送花约了我。” “那你怎么说你婆婆说的不是真的?” 管弦歌一时无语。 警察又问蔡明同,“蔡先生,你跟管女士认识多久了?” 蔡明同回答,“也就一个礼拜左右。” “是怎么认识的?” “管小姐的丈夫是我的病人,就在他丈夫住院那天我们碰过面。” “这么说,徐老阿姨说她儿子得病,是真的?” 蔡明同不敢隐瞒,“是真的。” “那今晚确实是你约了管女士?” 蔡明同低头回答,“是我约了她。” “你明知道管女士已经是结了婚,有了孩子,你还约她,对吗?” 蔡明同看了管弦歌怒目相睁过来,只好回答:“是。” 警察转而劝诫老太太:“老阿姨啊,遇到这事我知道您心里头委屈,可这打人是不对的,万一落下把柄被坏人利用可就不好了。” “警察叔叔,”徐芷萱赶紧插话,“我妈咪虽然是到了海豚湾,可她是误会我爸比约了她才会赴约的,哪晓得今晚是医生的饭局?” 警察却说,“小朋友,话不能你自己说啊,得讲证据。” “有证据,”徐芷萱告知,“妈咪今天上午收到花,花上写着约她的信息。” “花在哪儿?” “就在妈咪的公司里,今天花送过来很多人都看到了。” “难道上面就没写谁送的?” 徐芷萱一五一十说出来:“当然没写,所以说是一场误会嘛。警察叔叔你想啊,我妈咪要是想跟人偷情,怎么会要情人送花到公司这么高调?这事可是连我都不瞒着。” 警察又问蔡明同,“蔡先生,这位小朋友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蔡明同紧张兮兮,“没有作假,是真的。” 老太太这时才明白过来,自言自语:“对啊,平时她要是不在家吃会提前打个电话的。”忙给管弦歌道歉:“弦歌,对不住啊,是我这个糟老婆子的错,我刚才还不分青红皂白的.....” “妈,不怪你,”管弦歌盯着蔡明同,“要怪就怪那些自以为医术高明的大夫,道貌岸然却是衣冠禽兽。” “对,就是你个衣冠禽兽,”老太太指着蔡明同骂骂咧咧的,“亏你还是个医生,就没点医德,有夫之妇你也不放过,亏你还读了这么多书,礼义廉耻哪去了?” “老阿姨,”警察劝止,“既然误会澄清了,不如案子就这么结了,天色这么晚,也该回家歇歇了。” “不行,我要告这个衣冠禽兽,”老太太不肯罢休,“我要告他骚扰我儿媳。” “老阿姨,”警察解释,“您这个属于民事纠纷,要到法院去告的,我们公安能做的,只是提供一切证据。” “妈,别闹大,”管弦歌劝话,“你得顾及一下我的名声。” 老太太这才醒悟过来,“对啊,这事不光彩。” 徐雅堂此时却毫无愠怒,反倒走到蔡明同身边问:“医生,你看上我老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