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晨风,你今天真的不打算收拾房间吗?” 于洇萌在讲这句话的时候,是早晨六点。利州冬天的早晨几乎都是雾蒙蒙的,阳光洒进雾层,光线被分散开来,整个街道显得安静祥和,似乎总在酝酿着什么。 自三年前父亲出车祸过世之后,于洇萌就搬了出来,和眼前这个看起来极具艺术家风格的阳光男孩合租了一间公寓。 而今天,刚好是他们成为室友的三周年。于是于洇萌早早地就被蔺晨风拖出来吃早点,据说是为了庆祝这个“三周年纪念日”。 其实蔺晨风是她的高中同学,这样的关系并不算生疏。况且蔺晨风在很多方面都算得上是称职的室友,只是他有一个很致命的缺点——喜欢乱丢东西。尽管公共区域在于洇萌的监督下还算是整洁,可是每当路过他的卧室门口,总是能看到散落的各种颜色的T恤,连走路都要避开来,而这样的场面总是让于洇萌这个轻微强迫症暗暗不爽。 “哎哟,我知道啦,回去就收。”蔺晨风没有抬头,嘴里咬着一个包子支支吾吾地回应道。 于洇萌看着他敷衍的样子,大大地翻了一个白眼。正当她打算进一步确定他今天一定会收拾房间的时候,一个幽幽的女声传到耳边,“小姐,今天是几月几号啊,现在几点啊?” 她刚想回头问:“你叫谁小姐呢?”,却看到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姑娘站在他们的桌前。她粗糙的脸蛋冻得通红,头上戴着一顶棕红色甚至已经发黑的毛线帽,穿着磨损严重的红色条纹棉袄,手里提着一个破旧的蓝色塑料带,隐约可以看到袋子里装了一些衣物。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眼神空洞地看着他们,让人心里有些发怵。 于洇萌微微愣了一下,“哎,现在几点?”她抬了抬下巴,示意蔺晨风看一下手表。而对面的人明显也有些诧异,抬腕的动作也僵硬了许多。 “六点零三……” “几月几号?”她像是没有得到回应,面向蔺晨风,再次发问。 “小姑娘,有什么事情吗?”店内的短发服务生跑了过来,将小姑娘拉到一边,回过头露出一个歉意的眼神。 可谁知,这个姑娘忽然哭了起来,用她发黑的袖口抹着眼泪,不停地跺着脚,“姐姐,我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我好饿啊,我特别饿,能不能给我一点吃的啊……” 于洇萌放下了筷子,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短发服务生似乎安慰地对她说了什么,又将她安排到角落的座位上,这才走了回来,对着厨房喊了一句:“加一屉牛肉包子。” 于洇萌抿着嘴点了点头,“这家服务生还挺善良的。” “没吓到你吧。”蔺晨风夹起了最后一个包子,不咸不淡地抬头看了她一眼。 “刚刚还真有点。”她耸了耸肩,刚拿起筷子,就看到了空空的笼屉,“喂,你也太能吃了吧。”她不满地抱怨道,又叫来了服务生。 “要再加一屉包子吗?” “嗯,谢谢。” “刚才真不好意思啊,那个小姑娘可能是精神有点问题。”服务生抱歉地朝着他们笑了笑。 “会不会是走丢了啊?”于洇萌关心地问道。 “可能是的,我跟老板讲了,老板已经报警了。” 于洇萌点了点头,却看到角落的那个姑娘忽然站了起来,探身看着厨房,大喊着,“姐姐,我的包子好了吗?我好饿啊!” 短发服务生摇了摇头,无奈地跑了过去,又安慰了几句才稳住她。 没过多久,门口果然出现了两个警察的身影,于洇萌看着门口,“哎,警察叔叔来了。”说罢,又激动地侧了侧身子,“”哇,后面的那个警察叔叔好帅啊!” 蔺晨风在看着她一个人吃了一整屉包子之后,已经有些坐立难安了,“吃完了吗?可以走了吧。” “等一下等一下,让我再看两眼。”她吃包子的动作忽然变得斯文起来,眼神时不时瞟一下警察叔叔的位置。 蔺晨风看着她的样子头疼不已,回头朝着角落的位置看了一眼。 “哥?” 于洇萌有些疑惑地看着蔺晨风兴奋的样子,只见那个很帅的警察叔叔抬起头来,朝着他们这一桌,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