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城的气温接连几日维持在三十八九度,教室内开着空调依旧沉闷。 高三二班下午第一堂是语文课。 一半人摇晃着脑袋,昏昏欲睡,时稚九也不例外。 她耷拉着脑袋,眼神死死的盯着窗外,好困,困到连老师的声音都快要听不见了。 整个人恍若踩在云端,轻飘飘的,感觉下一秒即将坠落。 突然,后背被人一戳,时稚九猛地一抖,挺直腰板。 只见顾夕小心翼翼的从课桌左边往前递了一盒水果给她,上面还粘着一张便签纸【我婆婆给我和宁总送的,他一盒,我两盒!嘻嘻嘻,吃嘛】 呵,“婆婆”暴击!伤害值10000... “咳咳...”时稚九转头悄悄的张望了下右边的语文老师。 还好,他站在后门,应该看不见她。 高三以后,班主任把位置调成单人座,时稚九和顾西成了最左边靠窗的前后桌。 继两声轻咳之后,“作案者时小姐”缓缓打开塑料盒,叉起一块冰西瓜放进嘴里,享受之际掏出顾夕的纸条,在背面写到【一个字,爽!】 【你和宁总准备考同一所大学吗?】 写完后沿抛物线精准的抛落到顾西的桌面,眼不红心不跳,完全无视语文老师的存在。 语文课的李老师是个上了年纪的男教师,古板却不失雅韵,每次上课都专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时稚九和顾夕自然不怕老师会抓她们起来,索性聊了起来,两人低垂的头顶是灵动的纸团,每一次都是稳妥的飞跃。 【如果不能在一所大学,一定会在一个城市。他妈妈也希望我们俩能上一个大学,好相互照顾。】 时稚九简单回她两个字【羡慕】 【要不我让任西宁把席修的QQ给你吧,反正聊着聊着也就认识了啊。】 【估计聊都不愿意聊,那要怎么熟悉】时稚九写着写着就丧了。 像席修这种高岭之花,本就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多少勇气可嘉的女生都败给了他的冷若冰霜,她时稚九成绩不稳,脾气不好,除了长得好看点拿什么和他相提并论。 烦躁的翻动课桌上的书本,一行字明晃晃的映入眼帘“喜欢就是放肆”。 六个字狠狠的敲击着她的心,就这一瞬间,她做出了决定。 【我要追他,QQ号给我!】 语文课上最后一个纸团落在顾夕眼前。 下了课,时稚九叼着冰棍从小卖部出来,特地注册了小号,点开QQ的联系人,找到“添加”,继而输入前几分钟默念了二十多遍的十位数字,加好友、确定,整个过程不超过三分钟,对她来说却是异常煎熬。 她深吸一口气,心里不停的念叨着不要拒绝我!不要拒绝我! 一个下午过去了...时稚九无数次拿起手机看消息,依旧毫无动静,此刻的她如夜晚般尽是黑色、郁闷。 ...... 回到家,时稚九洗漱完扑上柔软的大床,满足的长舒一口气。 叮声响起,她一把撸起旁边的手机。 “啊——” 彼时,寂静的小区里突兀的响起一声少女的尖叫。 昏黄的卧室中,时稚九捧着手机,光脚在地板上蹦跳,“啊啊啊啊啊啊!!加我了!” “啊啊啊啊啊,终于加我了!” 恍若一场梦,她终于要和他产生联系了。 激动了五分钟,仍就难以置信,又确认了一遍“你们已经是好友啦,一起来聊天吧!” 时稚九盯着席修的网名看了半天,也没懂【AotsOpmi】是什么意思,思索几番,最终把它改成【席修】,又弱弱的发了一个表情过去。 【可爱】 ......没人回。 席修刚回到家就被朋友拖着打游戏,等待进入的时候看见一条验证信息,是个少女头像...没多想随手就同意了。 游戏进行到一半,不停的消息提醒进来,他拿过手机一看, 一连串的表情,各种都有。 最后还加了两个字,【席修】 席修按键盘的手停住,回了个吃惊的表情,转而又进行下一局。 队友:“又是哪个爱慕者的消息?” 席修:“再不专注点,等着被灭队?” “......” 卧室里收到回复的时稚九开心的像个二百斤的大傻子。 月亮悄悄爬上枝头,伴着夜深,兴奋的少女渐渐平息、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