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他现在很想捶死我。 几句话,他的情绪已经千变万化了。 他低下头打量,才注意到我脸上的红肿和伤。 “哪来的?” 我偏开头不去看他。 其实他很了解我,知道我会在这儿来,所以他也直接到酒店来了。 但他也不够了解我。 他不知道我并不会和除了他以外的人睡。 他还真以为,我和陆正奇还有覃煜睡过了。 他以为谁跟我都像他对我那样,什么都可以 所以他才会搬回来住,然后一有空就“虐待”我。 他其实,是个幼稚鬼啊! “我问你哪来的!”陆桥把我身上的睡衣扯开,我急忙捂住肚子。 被陆正奇踹得又青又紫。 他低头看着,一直没说话。 “陆桥……”我再不先发制人,把他赶走,又得麻烦了,“我没有怀孕,陆正奇骗你爷爷的。你可以走了,你并没有稳准狠。” 我把浴巾重新拉过来裹好,把他推开走到床边继续吹头发。 陆桥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一直没动。 我当他是空气,埋头吹着头发。 房间内除了聒噪的吹风机声,谁也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 等我头发吹干,关了吹风躺到被子里正要抬手关灯,陆桥立刻转身过来掀开被子躺到我旁边,把我死死抱住。 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没推开他。 “周星月。” “说!” “你特么就是贱!老子对你那么好,从来舍不得动粗,你倒是口味重,我满足不了你。” 我从被窝里抽出手关了灯。 不冷,真的不冷。 但是我缩在他怀里瑟瑟发抖。 “你爷爷不是要给你找对象?明天那姑娘就会去家里吃饭了。你现在别想太多……” “你希望这样?” “你爷爷也希望,你爸妈也……” “闭嘴!” …… 第二天,陆桥先回去,我慢悠悠收拾好打了个车回去。 挨了打不也得回去吗? 这是我的工作,不是我的生活。 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为了工作,我可以放弃生活。 陆老爷子给陆桥找的姑娘是真水灵。 首先身高比我高,其次比我丰乳肥臀,比我气质优雅,比我谈吐大方。 人家随时都是温和的,一双眼睛轻灵得要命。 不像我,我的双眼从十七岁,就失去了那种最能打动人的灵动。 李二狗曾经形容我,说我有种能豁出去的狠,别人可能很凶,而我可以豁命。 我的眼神我知道,平日无神空洞,有事凶狠吓人。 没有无畏,而是我生性敏感极其容易戒备。 生怕,别人伤了我分毫。 “这是陆桥的二婶。”老爷子双手握着拐杖,和颜悦色。 小姑娘微微弯腰,双眼看着我:“二婶好,我叫李思媃,你怎么称呼我都行,看你好年轻哦,跟我年纪相仿吧,好想叫你姐姐或者妹妹呢!” 她是在讽刺我什么? 亦或是我太敏感,自己心思不端。 我挑眉:“其实你可以叫奶奶。” “混账!”老爷子发火。 “爸,你才能下床,情绪不要太激动。年轻人嘛,开开玩笑而已。”我微笑起来看着李思媃,“你不介意吧!思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