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疯了。 我宁愿他自己来,也不要他把我扔给覃煜这么下作。 “老爷子以后要亲子鉴定这么办!”我不愿意失控,尽可能平静地沟通着希望他能因此改变主意。 对陆正奇来说,硬碰硬是没用的,只能好好说。 “这不是你需要操心的,该怀孕就怀孕。你不是喜欢那孩子吗,那你就去啊!不是给你开了个长包房?你带他去就是了,半个月后我要看结果。我提醒你啊,你自己挑的人,你要是都不愿意,那我可帮你招人了。”陆正奇讲完挂了电话。 我的心跟着猛跳一下,拿着手机的手不停发颤,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急的。 这事儿,是随便能做的? 他自己不是人,也真没把我当人。 靠在路边的树旁,半天没缓过神来。 长长久久的一段时间,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很害怕陆正奇动粗。 这件事,我不能拒绝,也不能从。 …… 好在陆家最近还算太平,没什么风波。 陆正奇该不回来就不回来,李思媃倒成了常客。 李思媃腿长腰细,本来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走路总喜欢扭着臀,显得有些矫揉。 老爷子就喜欢她这温温柔柔的范儿,他看她久了,就更厌恶我了。 那天晚上吃饭,老爷子让陆桥给李思媃盛汤。 陆桥也没说话,就起身伸手拿碗。 自从之前我告诉他,我没怀孕,他就对我爱搭不理了。 或者他已经厌烦我这么玩儿他,这么不拿他当回事吧! “坐过去!”陆老爷子慢悠悠喝着粥。 陆桥盛汤的动作顿了顿,坐到李思媃旁边,让保姆重新拿了一套碗筷。 “喝汤。”他把盛好汤的碗放到李思媃面前,低声道,“今晚不回去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 一直以来我都很自信,陆桥就不是个朝三暮四的人。 他在我之前,就没谈过恋爱,也对女人不感兴趣。 现在他突然让李思媃留下来…… 李思媃听了他的话也脸红得要命,低下头很小声地说了句要回去。 陆桥没什么表情:“怎么,你来我们家这么多次,还留不下?那下一步怎么进行?” 陆桥这句话一出口,我一下子觉得胃里有东西在翻腾,恶心。 放下筷子起身去洗手间,好久之后,要呕吐的感觉才算缓过去了。 捏着拳头一时不知道往哪里砸。 让陆桥答应老爷子的是我。 现在,陆桥稍微说一句撩拨别人的话,我就恶心得难受。 真特么拧巴。 洗完脸出去,老爷子上楼休息了,陆桥和李思媃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有说有笑。 他很会哄人开心,我知道。 只要他愿意。 我转身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完澡躺下,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全是陆桥和李思媃纠缠在一起的画面。 手揪着被子,久久不松。 好不容易熬到深夜有了点睡意,陆正奇打电话问我为什么在家没去酒店和覃煜在一起。 “周星月,我没那么多时间给你,你不行,那我只能去问问,你妈有几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