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之北,有峰挽不回。市民皆奇,寻往之,不复归。或曰:'鬼矣。’”   ———《明城市井异谈》   大雪过后,包围在明城四周的山峰银装素裹,若从远处眺望,便能见半山腰上一排排的松柏依旧绿意盎然,活像一笼白嫩嫩的包子上面洒下几撮葱花。   其中有一峰最引人瞩目,延绵百里,高耸入云,便是那远近闻名的“挽不回”。   此峰平日里便不受人待见,当地人称“鬼见愁”,今日却有了些不同。   “啊?这么雄伟壮观的山峰,哪里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可怕。”   突然响起的灵动女声于这白茫茫的天地间注入一股活力,来人正是拾酒。   “大乌龟,你说对不对?”   玄衣少年正在观察四周地势,冷不丁地被不礼貌地叫唤。他转头对拾酒微微一笑,又快速收掉。   “……嘁。”笑得真假,拾酒在心里埋汰道。她当时果然是被孤魂遮了眼睛野鬼蒙了心,再来一次她才不会救这个笑面狐狸大尾巴狼呢!   她是真后悔,好不容易将那重伤少年治醒,一不留神又被他锁着喉咙问候了一番自己的小命,这这……现实版的恩将仇报嘛。   这个暂不提,少年说他被歹人追杀。拾酒翻着白眼,在心里暗戳戳吐槽,谁敢在您面前自称歹人,真是天大的笑话。   当夜,拾酒耗费半个月搭起来的温馨木屋便被一伙偷袭的黑衣蒙面人给拆了。   拾酒吓得魂不附体,二话不说拉着那少年就跑路,一路上又被伏击数次。最最过分的一次,她胆战心惊地前去打探消息,回头他大摇大摆地坐在茶摊里吃茶。   拾酒气到打嗝,深觉自己就是捡了个瘟神回家。瘟神本人毫不在意,面对拾酒或担忧惊慌或怒气冲冲的表现不是笑眯眯就是装聋作哑……捡只狗还知道对她摇尾巴呢。   拾酒漠然,她觉得人间不值得,救命恩人做成这副模样,她也是好生不易。   于是与这少年相处三个月,拾酒了解到的消息只有:他叫姜归,他被人追杀。再多一个字也没有了,拾酒都怀疑是不是她知道的再多些那少年就会拿箭戳死她。   古人诚不欺她,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这厢拾酒还在心疼她自己,姜归已经扔下她朝山上行去。   “诶大乌龟……大乌龟你等等我!大乌龟!”   拾酒赶忙追了上去。   厚重的雪面上留下两人深浅不一的足印,蜿蜒向前,大雪伪造的宁静就这样被打破了。   冬日的白昼离开的特别早,待拾酒和姜归爬上半山腰,天色已晚。   拾酒干脆折下一堆松柏木枝,就地蹲下生火,冲姜归叫唤道:“大乌龟,我们今日就到这儿,原地休息吧!”   “不可。”姜归背对拾酒,眼眸晦暗答道。   沿路进山他便奇怪,为何越往上走温度越高?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但此地地势居高如此,不该如此景象。   眼看雾气渐浓,姜归直觉此地有猫腻,不宜久留。   拾酒心大,没有姜归考虑的那么多。她“啊”哀叹一声,委屈道:“你看那天,又黑又沉;你看那路,又曲又折……而且爬了一天山,我现在腰酸腿疼,真的走不动了……”   “不行。”姜归斩钉截铁拒绝。   “一小会儿~”拾酒拈起食指和拇指比着,卖萌撒娇。   “……”   姜归起身就走。   ……臭乌龟!拾酒腹排,慌忙踩灭了火堆跟上去。   二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走远后,那火堆又袅袅燃烧起来。   越往上走,气温越高。绕是拾酒再迟钝此刻也发觉不对劲了。   “……喂,大乌龟……你有没有觉得这里不对劲啊?啊?”在恐惧面前,拾酒果断选择放下私怨。   雾太浓,她几乎瞧不见前方姜归的身影,她伸出手想要拽住姜归的袖子,却不料抓住一只柔嫩的手。   拾酒赫然,她不是故意的呀,不过这种境况,他借给她抓一抓也不要紧嘛……而且手感那么好……等等!她记得大乌龟两只手上都有刀伤,深可见骨,如今痊愈也留有疤痕——况且惯常射箭的人手上怎么可能没有茧子!   拾酒的心蹦到了嗓子眼,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乌龟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所踪,自己牵着的这个不知是什么玩意,该怎么办……她故作镇定地继续牵着“姜归”的手,拼命抑制它的颤抖。   “嘻嘻……”前面的“人”突然笑出声来,若仔细听,便能听出那是个小姑娘的笑声,灵气天真。   拾酒顾不上这些,她快要哭了。   前面的少女牵着她一蹦一跳,轻轻哼唱道:“羊,羊,吃野草,不吃野草远我道,不远打尔脑……”   羊,羊,吃野草,   不吃野草远我道,   不远打尔脑。   空灵稚气的歌声钻入拾酒脑中,像一把锯子割扯她的神经,她只觉一阵眩晕。一束白光降临在眼前,拾酒不假思索便冲了过去,如进入一条光之隧道,隧道尽头豁然开朗,草长莺飞。   “哥哥,哥哥……”   “不唱了。”   “不嘛不嘛,哥哥,你再唱一遍!一遍!”   “……最后一遍。”   “嗯!”   “羊,羊,吃野草,   不吃野草远我道,   不远打尔脑……”   乍现的阳光刺得拾酒眼酸,透过朦胧泪光,她依稀看见一个小少年站在树下,手牵牛绳,目光所至,是牛背上的小小姑娘。   “哥哥真棒!哥哥最好!”小小姑娘心满意足地大叫。   她伸出胳膊,想要哥哥将她从牛背上抱下来。   “哥哥……”拾酒泪流满面,呐呐出声。   “你在叫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