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市很久没下这么大的雨了。 往常最繁华的街道,现在连一个行人都看不见,自然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楼顶上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影。 她就像一尊雕塑般静立不动,早已湿透的头发黏在脸上,乌黑的眼圈和嘴唇显得脸色更加苍白如纸。 随着一声闷雷,她忽地跃身而下,在混沌一片的黑夜里,她的白裙仿佛画下一道微弱的荧光。 雨声冲淡了身体与金属碰撞的巨大声响,汩汩的鲜血和雨水融在一起。 上一秒还鲜活的生命,此时瘫软地挂在一辆白色轿车的前引擎盖上,四肢扭曲…… “老安,你知道我不喜欢所有跟警局有关的地方。”清冷的语气,带着一丝慵懒。 “简凝小姐,这次是高空坠落的死者,老星海大厦。”老安毕恭毕敬的答道。 简凝转身,眯起凤眼,看着眼前满头银发的精瘦老头,眉尾一扬,“老星海大厦,才25层。” 老安气定神闲,胸有成竹,“是不高,不过据内部可靠消息,死者涉嫌谋杀自己七岁的儿子,但是死者的父亲坚称不可能”。 简凝闻言眼底一亮,点点头,“那我就忍了。” 说完踏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哒哒哒地率先向星市医科大学法医学系的大门走去。 老安摇摇头,露出一副宠溺的父亲笑,她不知道自己的气场就跟走国际时装周大秀一样吗? 简凝也不顾保安的阻拦,都由老安摆平,这个老头别看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上上下下打点的手段可是不简单。 简凝一路走到地下室,最深处是七号停尸房,凡是受星市警局委托解剖后的尸体,都在这里暂时存放。 她停下来,径自脱下高跟鞋,顺手放在老安已举至身侧的香奈儿鞋盒里。 自然流畅,就好像这个动作他们已经做了无数次一样。 “即使有嫌疑,法医都解剖完了,怎么还停放在这里。”简凝的步速显然慢了下来,霸气的模样收敛了很多。 “有个刑警说不是死者干的,还会再来确定一下,我们尽量在他来之前离开。”老安看了看表,现在还不到六点,他们有充裕的时间。 简凝斜睨了老安一眼,右手做出一个“比心”的动作,“老安,你说你要是退休了,谁能接你的班呢?” 老安没说话,微笑着欠了欠身。 哗!随着金属摩擦的声响,冰冷的雾气蔓延开来,简凝看到了透明尸袋包裹下的女人。 “需要打开吗?”发问的是个实习的小医生,他有些惊讶于这个年轻女孩的镇定,嘱咐他的老师说,她的职业,看到的各种死尸不比他们少。 简凝摆摆手,语气清淡,“不用,你出去吧。” 老安随即一脸慈祥笑容的拉着小实习生出去了,临走前小心的关起了门。 简凝静静地呆了一会,白皙的左手抚上女尸的心口,那里因为高空坠落后的剧烈撞击,内脏和骨头几乎碎尽。 “你,会让我感受到什么呢?” 轻轻的低语之后,简凝微闭双眸,像过去上百次那样,感受到指尖传来的酥麻感,就像一股电流,直达她的心脏。 “你是什么人?”大声的质问毫无礼貌可言,简凝眉心微蹩,看向声音的来源。 四个神态各异的男人挤在门口,老安站在一侧耸耸肩,表示无奈。 简凝转过身,冷声回答,“入殓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