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 浑身都痛。 陆南溪嘤咛了一声,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到了地狱,她只能感受到无休止的疼痛,半睡半醒间泪水肆意流淌,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了她穿着红色的嫁衣和陆致喝交杯酒,梦到了自己跌倒在地姚宝儿拿着打火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梦到了那场仿佛无论如何都烧不尽的大火…… “啊——”陆南溪如梦初醒,她猛地睁开了双眼。 “她醒了!快去告诉二爷!” 周围好像有许多的脚步声,陆南溪呆呆的看着头顶天花板精致华美的吊灯,只觉得地狱不可能有这样的东西。 陆南溪猛地坐了起来,因为突然的动作牵动了浑身的伤口,她疼的眼泪不断掉落。 朦胧间,她听到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哭什么呢?” 陆南溪下意识转头去看,只见一个高挑男人正倚在门口,他眉梢微挑,好看的桃花眼下有一颗很小的泪痣,鼻梁高挺,薄唇;他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并没有系好,袖口微微挽起,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的从容感。 陆南溪警惕的问:“你是谁?” 她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哑得不成样子,那根本就不是她的声音。男人啧啧了两声,朝着一旁的佣人勾了勾手,言简意赅的说道:“镜子。” 佣人马上把镜子拿过来,男人拿着镜子走向陆南溪,抬手让她看清楚,轻声细语地说道:“都说陆家千金是何等的姿容绝色,可惜了。” 陆南溪的目光下意识落在了镜子上,可她看到镜子里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后蓦地失声尖叫,她一把将镜子打翻,随后激动地从床上翻滚下去。她低头去看自己的手,她身上的皮肤都被火烧的不成样子,她整个人现在看起来根本就是人不人鬼不鬼! 男人对于陆南溪的发狂一点都不在乎的模样,他干脆把镜子对向自己,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是陆致!是姚宝儿!他们害我!”陆南溪想到了什么,突然不管不顾的扑上去一把抓住了男人的手。 男人眉梢微动,厉声呵斥道:“放肆!” “我妈呢?”陆南溪突然想到什么,大喊:“我妈妈在哪里?” 她状似疯癫,显然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男人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拂开她的手,语气还是那样的漫不经心:“陆家千金订婚宴因为陆家别墅意外失火而告终,陆夫人与陆小姐命丧火海,陆少爷跪地痛哭,众人皆感慨陆少情深至此……” “放屁!”陆南溪尖叫着打断男人的话:“就是陆致害我!你胡说,我妈不会死的!” 男人斜眼看过来,眼神中透着轻蔑和讥讽,仿佛在说:“害你又如何?那不是你自找的吗?” 刹那间,陆南溪只觉得天崩地裂。 她亲眼看到陆母被活活烧死了……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该死的人是我啊!”陆南溪哭着哭着突然笑了,“我没死,我还活着,我要杀了陆致,我要为我妈妈报仇!” 她笑容扭曲,显然因为承受不了这接连的打击而有些疯魔了,男人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徐徐说道:“你怎么报仇?回去陆家说你是陆家千金吗?谁会相信?你还会再被他杀一次吧。” 陆南溪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她一张脸扭曲可怕的吓人,她虽从小被娇宠长大,却也不只是个没有脑子的千金大小姐,她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扭头看向眼前的男人。 “帮我。”陆南溪说:“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男人闻言笑了,仿佛她说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现在还有什么能给我的啊?如果是以前貌美如花的陆家千金,至少还有美色可用,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陆南溪闻言,眼中的神色彻底暗了下去,是啊,素昧平生,他凭什么因为她的一句话就帮她?她又能给人家什么呢?她已经一无所有了! 然而下一秒,下巴突然被人强硬抬起,陆南溪的目光和男人对上,对方一勾唇笑了:“帮你找回美色,你就是我的了。” 陆南溪还没来得及反应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见男人突然低下头,在她耳边轻轻吐了口气,一字一字的说道:“记住了,我是沈眠。” 那个在S市与陆家齐名的沈家二少爷,年纪轻轻便在商场上叱咤风云,人人见了都要叫一声二爷。 竟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