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 宴会上,侍从端着酒杯目不斜视的从人群中穿过,男人们西装革履,女人们穿着礼服画着精致的妆容,围在一起谈笑风生。 今天这场宴会由南城的沈氏主办,为了庆祝沈家三小姐生辰。 沈辞站在楼上,她慢慢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身后有脚步声传来,她微微扭头,笑着叫了声:“二哥。” 随着她转头的动作,半张金色的面具折射出冰冷的光线,她微微勾唇,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就这样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偏她做出来风情万种。 沈眠背着手走来,也跟着勾唇笑了下,他站定,手从背后拿出来,同时温声说道:“低头。” 沈辞毫不犹豫的照做,她微微低下头,感觉沈眠将什么东西戴到了她头上,顿时压得她脖子有些不舒服。 “二哥?” 沈眠执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轻柔的吻,含笑说道:“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这独一无二的皇冠,象征你尊贵无比的身份,开不开心?” 沈辞面具下的眉梢微挑,随即笑着说道:“只要是二哥送的,无论是什么我都好喜欢。” “乖。”沈眠凑上前,隔着冰冷的面具吻在了她的眉心上,声音压得很低:“我的女孩。” 两人亲密的挨在一起,沈辞挽住沈眠的手臂,两人不紧不慢的往楼梯处走,沈眠问:“准备好了吗?” 沈辞笑的妩媚妖娆,轻言:“两年前就准备好了。” 就这样一步步走下楼梯,两人出现的瞬间,整个大厅都陷入了瞬间的死寂,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看了过来。 传言这位沈三小姐容貌奇丑无比,所以无论走到哪里都会用一张面具遮住自己的脸,外加因为她粗鄙无脑,沈家从来没将她带到人前。 如果不是突然安排给她庆生,几乎没几个人知道沈家还有一位三小姐。 然而此刻,女人头上的皇冠闪闪发亮,台下的男人们都有些蠢蠢欲动,就算脸丑又怎么样?起码眼前的女人身段好啊,况且,就算再丑再粗鄙,这也是沈家人…… “切,装什么啊,不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吗?”人群中传来女人们不满的议论声。 姚宝儿站在说话的女人身边,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一僵,但她很快拾起笑容,跟着附和道:“谁说不是,听说沈家的这位三小姐不仅是私生女,而且容貌极丑,又是个傻子,你们刚看见了吧,走下来的时候她都不敢摘了面具呢!” 姚家在S市地位并不低,与陆、沈、萧家并成为四大家族,只是姚宝儿虽是姚家千金,却是个私生女,这件事情,在圈子里也不算是秘密。 姚宝儿一边说一边兴奋地比划,恰好侍从经过,端着的红酒杯被姚宝儿眉飞色舞的动作碰了个正着。 “啊!”一杯红酒尽数撒在女人身上,引来她的惊呼。 漂亮的礼服上已经沾满了酒渍,那名侍从也被吓到了,连忙弯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 奈何他话还没说完,姚宝儿突然抬手就是一巴掌,她怒气冲冲的对着侍从责骂:“你没长眼睛啊?” 围在一起的几名千金见姚宝儿居然打人都愣住了,她这一巴掌力道可不轻,顿时惊动了所有人,包括刚刚从楼上走下来的沈眠和沈辞。 沈辞遥遥望去,看到人群中正咄咄逼人的女人,目光顿了一下,随后,迈着小步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沈辞声音悦耳,语气不急不缓。 侍从莫名被打了一巴掌,脸已经迅速红肿了起来,他捂着脸低声道:“三小姐,我路过这里,这位小姐碰到我,不小心被洒了一身酒。” “她碰的你?”沈辞挑眉,看向姚宝儿,只问她:“人是你打的?” “是又怎么样?他不长眼睛,路那么多,偏要从我身边走,你知不知道我这身礼服值多少钱,他被打一巴掌都是轻的,我还没让他赔我……”姚宝儿话音未落,只见站在她对面的沈辞抬手就是一巴掌。 姚宝儿被打懵了,一脸不可置信:“你……你敢打我!”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打脸她只觉得屈辱至极。 沈辞冷声说道:“我沈家的侍从,自当我们沈家管教,是谁给你的胆子,在沈家地盘上撒野?” “你,我和你拼了!”姚宝儿说着一巴掌就要回过来。 沈辞冷笑,刚想抬手拦,下一秒,却见有人一把将姚宝儿拉到身后,同时抓住了沈辞举起的手。 沈辞面具下的脸骤然一沉,她正要甩开来人的手,沈眠已经先一步抓住那人的手,似笑非笑的开口说道:“陆少,我看你这只手是不太想要了。”